當前位置: 主頁 > 藝術 > 影視 >

2015中國電影:站在“互聯網+”的風口上騰飛

時間:2016-01-27 14:36:36來源:《中國藝術報》 瀏覽量:


電影《捉妖記》劇照



電影《戰狼》劇照



電影《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劇照
 
    電影市場快速擴容,產業量級不斷提升
  
    12月3日,中國內地市場電影票房首次突破400億元大關,相比去年同期增長47.4%,其中59.2%的票房由國產影片創造。除票房之外,其他幾個數字也在證明著中國電影產業量級的快速增長:截至12月,國內銀幕數已近3.1萬塊,影院數超過6200家,觀影人次高達11.4億。一二線市場在保持穩定的基礎上逐漸實現細分,三四線市場迅猛擴容,讓中國電影產業由欣欣向榮奔向蓬勃發展。業內預測,如果繼續保持如此的增長速度,中國電影的市場總額將在2017年超過北美地區,榮登全球第一。
  
    而中國電影產業愈發強大的另一個例證,在于國產商業電影逐漸生發出抗衡好萊塢大片的能力。截至11月29日,好萊塢電影創造的票房僅占全國票房總額的36.32%,跌至十多年來的最低點,而這絕不是僅僅依靠所謂的“國產電影保護月”便能實現的。曾幾何時,不斷涌入的好萊塢大片被形容為可怖的“好萊虎”。在創作實踐的過程中,中國電影人先是探索到了通過喜劇片、青春片等接地氣的中小成本類型與好萊塢大片進行差異化競爭的訣竅,繼而《捉妖記》《尋龍訣》等2015年公映的影片又證明了,只要不斷提高生產水平、加強題材與類型的完成度,國產大片同樣能夠與同質化現象愈發嚴重的好萊塢電影相抗衡。
  
    11月4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對《電影產業促進法(草案)》進行了分組審議,中國第一部文化領域的行業法出臺在即,這似乎在預示著中國電影產業無比美好的未來。
  
    互聯網企業布局電影產業,IP電影席卷大銀幕
  
    《尋龍訣》《九層妖塔》《萬萬沒想到》《夏洛特煩惱》《何以笙簫默》等賣座影片有什么共同點?答案是它們都屬于IP電影。作為一個典型的互聯網用語,IP所蘊含的意義絕不僅限于其字面意思“知識產權”。在“互聯網+”時代,電影早已成為各大互聯網企業競相爭奪的“肥肉”,痛并快樂地被推到文化產業的風口之上。在成長于互聯網時代的“90后”乃至“95后”逐漸占據觀眾主體的當下,極富互聯網娛樂精神的IP電影當仁不讓地成為最為熱門的影片類型,而隱藏于其后的一眾互聯網企業,則業已擔綱傳統電影產業的“攪局者”。
  
    今年1月,百度正式成立電影事業部,未來將從電商平臺轉戰電影投資領域;9月,騰訊先后成立企鵝影業與騰訊影業兩家電影公司,前者基于騰訊視頻,側重投資影片,后者基于騰訊互娛,側重根據旗下的文學、動漫作品改編IP電影;11月,阿里巴巴公司宣布淘寶電影與娛樂寶并入阿里影業,交易總價高達5.2億美元,雄心勃勃的阿里影業即將全面進軍電影行業……中國互聯網企業三巨頭BAT顯然已不再滿足于壟斷互聯網售票這碟“小菜”,而立志在電影全產業鏈中分享“大餐”。
  
    然而必須承認的是,目前互聯網電影公司最大的優勢仍在下游消費領域,就上游生產領域而言,握有大量優質IP卻缺乏制片經驗的它們暫時還無法同萬達、華誼、博納、光線、樂視等傳統影業公司相媲美?梢哉f,目前互聯網思維對電影生產制作的影響,尚大于互聯網公司本身對電影生產制作的影響;ヂ摼W企業將改變電影產業格局,但或許是在不遠的未來,而不是在2015年。
  
    類型電影進一步成熟,冷門片種取得突破
  
    9月11日,國產電影《捉妖記》打破《速度與激情7》剛剛創下的票房紀錄,登頂中國內地影史票房冠軍。任何商業上的成功都不可能完全脫離藝術本體,《捉妖記》在題材選擇、受眾定位和工業標準等層面對國產魔幻大片創作的啟示,顯然不容忽視。
  
    除了魔幻片,很多類型的國產片都在2015年取得突破,其中不乏慣常意義上的冷門片種。在《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公映前,國產動畫電影長期無法擺脫“賣座的作品口碑差,口碑好的作品票房低”的困境,票房高達9.5億元的《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幾乎成為迄今為止國產動畫電影票房與口碑雙豐收的唯一典范;以自行車運動為背景的《破風》,將體育片拍出了動作片的節奏與氣質;《九層妖塔》盡管口碑平平,卻大膽地探索了國產科幻片的發展路徑,雖然完成度不高但勇氣可嘉;《烈日灼心》游走于商業片與藝術片之間,通過作者化的電影語言為國產犯罪片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十二公民》脫胎于好萊塢經典名作,卻毫不違和地融入了當代中國社會的眾生相,成為國產法庭片的里程碑之作。
  
    即便是類型高度成熟的國產青春片與喜劇片,也不乏創新佳作:《滾蛋吧!腫瘤君》是一部以情動人的青春片;笑中帶淚的《夏洛特煩惱》,成為近年來難得的口碑上佳的賣座喜劇片。
  
    反法西斯題材電影集中公映,主旋律電影質量走高
  
    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一系列以此為主題的電影集中上映。戰爭場面熱血恢弘的《百團大戰》、重塑經典的《這里的黎明靜悄悄》、明星陣容強大的《開羅宣言》、頗具文藝氣質的《戰火中的芭蕾》,無不以真實的歷史和情感打動人,電影人們紛紛通過電影藝術的形式,讓觀眾銘記歷史、反思歷史。在這些影片中,《百團大戰》憑借過4億元的票房成績一枝獨秀,延續了《建國大業》《建黨偉業》等主旋律電影的商業成功。
  
    與大規模抱團公映的反法西斯題材電影相比,獨自鏖戰春季檔的主旋律戰爭片《戰狼》更像是一個孤膽英雄。在這部名不見經傳的影片公映之前,幾乎沒有人認為它能取得票房大捷!稇鹄恰纷罱K超過5億元的票房佳績,證明了國產主旋律電影要想殺出商業片的重圍,首先要摘掉“不好看”的帽子,盡可能把故事講好。
  
    文藝片在探索中求生,奮力擺脫“叫好不叫座”困境
  
    2015年,在400億元票房佳績的背后,不僅有追求投資回報率的商業電影,一批頗具藝術品質的文藝片也在奮力嶄露頭角。“叫好不叫座”是世界所有國家文藝電影都必須面對的現實困境,但在電影產業結構不甚合理的中國表現得更為明顯。事實上,在2015年具有較強文藝色彩的影片當中,只有《烈日灼心》取得了票房佳績,這也要歸功于其犯罪片的類型特征,其成功與去年的《白日焰火》有異曲同工之妙。
  
    除此之外,侯孝賢的《聶隱娘》獲得6000萬元票房,近乎是文藝片的票房極限。事實上,3000萬元票房更像是國產文藝片難以邁過的一道坎——無論是《山河故人》《闖入者》《念念》這樣的老將之作,還是《一個勺子》《心迷宮》《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這樣的新人新作,盡管都擁有不錯的口碑,票房卻無一突破3000萬元大關。對于此種現狀,執著于文藝片創作的導演王小帥頗有些絕望地表示,自己的《闖入者》要的不是票房,而是成本。
  
    隨著中國電影產業的不斷成熟,一部分更關注藝術與審美需求的觀眾開始分化出來,并逐漸發展壯大。觀眾的細分為中國電影的產業結構調整帶來了絕佳契機,但電影畢竟是工業產品,不可能存在完全脫離市場的影片類型。在未來,國產文藝片將有機會獲得更多的觀眾,而這也考驗著從業者們的創作能力及市場意識;蛟S,《白日焰火》《烈日灼心》這樣的商業作者電影正是一條不錯的出路。
  
    合拍片立項數創新高,中外合作進一步升級
  
    2015年春節檔,中法合拍片《狼圖騰》上演了一次大逆襲,其開局不利的排片率因為上佳口碑而不斷攀升,最終獲得7億元票房。市場規模龐大的中國如今已然成為全球電影行業矚目的焦點,更帶動了量級不斷增大的中外電影合作行為。
  
    截至11月23日,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網站發布的信息統計,電影局受理立項的中外合拍電影中,同意立項的已經達82部,創下歷年新高。在“國家隊”中,中影股份是合拍片大戶,今年已分別與俄羅斯、印度、美國、加拿大等國家的相關機構簽署了《中國游記》《大唐玄奘》《我最好朋友的婚禮》《雙龍追殺》等項目;而在“民營隊”中,參與合拍的公司則包括華誼、博納、新麗、愛奇藝等龍頭企業。
  
    張藝謀執導的合拍片《長城》投資額高達1.5億美元,成為迄今為止投資規模最大的合拍片;電廣傳媒牽手美國獅門影業,將開展15億美元的巨額合作;華誼美國公司亦與美國STX娛樂公司簽訂3年內不少于18部電影的合作計劃……種種跡象表明,在可期的未來,《狼圖騰》式的成功將不再是個案,而成為現象。
 
 
(責編:何翠翠)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