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藝術 > 舞蹈 >

國標舞未來走向:多樣化還是標準化?

時間:2016-01-27 14:35:09來源:《中國藝術報》 瀏覽量:
 

    國標舞到底是小眾的,還是大眾的?在廣場上、公園里、休閑舞廳里,它似乎是非常大眾的,專家會告訴你,那準確地說應該叫交誼舞。但長久以來,國標舞是賽場上的高難度競技舞蹈,只為圈內人所了解,而較少如其他舞種那樣通過劇場走向民間,與大眾親近。在前不久舉辦的“炫舞中國夢”第三屆CBDF國標舞藝術表演舞錦標賽上,有關中國特色的國標舞路在何方的話題備受業界關注。
  
    1989年,中國國標舞總會(CBDF)成立;1991年,中國體育舞蹈聯合會的前身中國體育舞蹈運動協會成立。從那以后的很長一段時期,兩家“國”字頭的國標舞權威機構一直在“暗中較勁” 。近幾年,兩個機構終于達成默契。這點在2013年兩家機構的聯合聲明中可見——中國國標舞總會、中國體育舞蹈聯合會將本著平等互信、團結協作、包容互鑒原則,把我國國標舞、體育舞蹈事業做強做大,為建設文化強國、體育強國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實際上,這些年兩家機構雖有些“各自為戰”的狀態,但總的來說都在通過舉辦賽事、發展會員、培養師資等形式推動中國國標舞事業的發展,而且頗見成效:國標舞總會的注冊選手在世界頂級國標舞賽場——英國黑池舞蹈節上頻頻拿獎,多次獲得冠軍;中國體育舞蹈聯合會也借助體育系統的力量,調動國標舞老師教學和組織學生參賽的積極性;一些邊遠偏僻的地方也有了國標舞的教學,少兒國標舞比賽隊伍一年比一年壯大,國標舞培訓覆蓋面越來越廣。有鑒于此,黑池舞蹈節組織方聯手美國國際特別項目有限公司(ISA)將首次把世界高手云集的黑池比賽從英國搬到中國上海。
  
    不過,在蓬勃發展的同時,中國的國標舞也漸漸出現分化:中國體育舞蹈聯合會也就是“體育口”在盡力讓國標舞像其他體育項目一樣發展,通過賽事儲備國家隊青年人才,僅從2015年4月開始至12月底,主辦的體育舞蹈賽事就有19個;而中國國標舞總會也就是“藝術口” ,分別于2012年、 2013年、 2015年舉辦了三屆藝術表演舞錦標賽,推動國標舞藝術表演舞的發展。
  
    國標舞究竟應該是什么樣?
  
    盡管認同舞蹈多樣化, CBDF國標舞藝術表演舞錦標賽的評審們還是認為國標舞是需要遵循一定規則的。據國際舞蹈聯合會名譽會長、 RDU競賽舞蹈委員會主席普雷特涅夫·列昂尼德介紹,世界表演舞的評分標準里,技術水平是基礎和保障,因為沒有精湛的技術,談不上表演水平的評判。對于表演舞來說,重要的是主題鮮明,結構完整,立意以深入精神層面、具有普遍長遠意義為好,需要創意新穎。
  
    CBDF國標舞藝術表演舞錦標賽的比賽細則汲取了世界表演舞的一些標準,它規定參賽作品中的佳作需要滿足四個條件:一是作品主題健康、結構清晰嚴謹、立意清新深遠;二是舞蹈形象鮮明、國標語匯為主、技術技巧精準;三是音樂舞蹈相融、表演情感真摯、藝術感染強烈;四是舞臺綜合效果完美。
  
    “世界的國標舞藝術表演舞與中國的藝術表演舞是有區別的。比如說世界國標舞的藝術表演舞要求倫巴起步必須是二拍子的,但我們沒有作如此嚴格的要求,有的作品完全按照音樂去做了,規則就不存在了。 ”江蘇省國標舞協會副主席楊鮮婷認為,中國國標舞藝術表演舞的路往何處走,需要進一步思考。如果要參與世界競技,那得遵循規則;如果是只要反映中國老百姓的情感和生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從本屆CBDF國標舞藝術表演舞錦標賽的作品看,雙人舞的作品題材主要集中在婚戀感情故事,戀人之間的分分合合,情感的糾葛,讓國標舞的沖擊力和表現力得到充分的爆破;蛘哂糜械赜蛱厣囊魳,或者用傳統樂器,或者通過服飾的中國特色,將中國色彩添加到國標舞上。這些創作嘗試使得其中的許多作品中,舞者的表演行云流水、纏綿起伏,讓國標舞有了中國韻味。在觀看了表演錦標賽之后,世界和歐洲職業舞蹈冠軍羅伯托·維拉也表達了自己的想法,他認為參賽作品中過多與中國有關的主題對于國際范圍內的觀眾來說,可能會存在一些接受障礙,因此需要探索更有效的表達方式。
  
    青年舞蹈家劉巖是評審之一,在劇場點評時有些激動,她表示從國標舞藝術表演舞上看到了新的舞蹈可能。世界拉丁舞大師、黑池評審凱倫·哈代對所有的選手給予鼓勵,認為比賽中那些技術上稍弱但想法奇異的作品,可能會為中國國標舞藝術表演舞的發展開啟新的可能。舞蹈家康紹輝談到,國標舞有自己的特點,不是所有的題材都能合適這種藝術形式的表現。在創作點上要有新意,需要在觀察點上對國標舞的特質有很深的把握,還要在文化上找到它合適的切入點,他認為:“舞蹈具有生命性,好比文化DNA,融合不是簡單做一個創作、一個比賽就可以完成的,可能是一個長時間的過程——讓國標舞這個舞種在我們的文化中、生活中找到它自己的發展,跟我們的民族感情、民族氣質相融合。 ”
  
    國標舞的未來在孩子們身上,但不宜破壞性“開采”
  
    2015年年底的一個傍晚,深圳羅湖體育館門前的臺階上,一級又一級坐滿了許多可愛的小孩子,他們三三兩兩挨在一起,等待著即將到來的“2015 CBDF中國杯巡回賽年度總決賽” 。
  
    賽場里,家長比孩子們還要緊張。一般來說,只要學習國標舞一年半左右,有一定天分的孩子,就可以報名參加國標舞比賽了。比賽,對孩子們來說是一種考驗,也是一件非常興奮的事情;對家長來說,需要付出的是更為現實的經濟成本,因為報名費、旅費、住宿費都要自己掏,而且一個孩子至少會有一個家長陪同。
  
    “國標舞,五六歲的孩子就能去學習了,但是找個好老師太難了。如果找不到好老師,浪費的不止是金錢,主要是浪費了孩子的時間。 ”一位來自東莞的家長對記者說。在少兒舞蹈培訓魚龍混雜的現狀中,有一個能夠了解兒童成長發育過程,讓兒童能夠在不同生理發展階段進行安全健康的、可持續發展的舞蹈訓練,而且還有過硬的業務能力,這樣的老師太缺乏了。半天的課程兩三百元,一年的課程一萬余元,對于很多家庭來說,這都是可以承受的,但有幾個家庭能夠承受不妥當的舞蹈訓練對孩子造成的身體傷害。
  
    社會的浮躁、功利,其負面影響存在于方方面面,少兒舞蹈培訓中存在的問題也只是一個側面。“有的孩子脊柱練歪了,胯練歪了,我們也沒有辦法糾正了。 ”多年從事國標舞教學的北京西城區文聯副主席趙明說,看到孩子們這樣的學習經歷他感到很心疼,對國標舞學習中的亂象倍感憂慮。
  
    目前國標舞在國內發展很快,但教師資格認證存在多系統,有點亂。中國最權威的國標舞組織有兩家,即中國國標舞總會和中國體育舞蹈聯合總會?涩F在辦比賽和考級的有二三十家機構。“因為這塊資源比較好,利益比較大,所以不少從業者有急功近利的心態,都是破壞性‘開采’ ,沒有長遠的打算。 ”中國國標舞總會副主席兼秘書長王永剛說,國標舞總會理應肩負責任,讓國標舞教學更加科學化,讓孩子們在更加規范的環境中學習國標舞。
 
 
(責編:何翠翠)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