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文化 > 文學 >

那情,那景,那風、那雨那真仙巖山中的一日

時間:2018-03-05 16:32:21來源:宏衍文化藝術網 瀏覽量:
  融水真仙巖那里有春的明媚,夏的絢麗,秋的靜美,冬的潔白。挽一縷長風薄念,給生命一個微笑的理由,以師的姿態恬淡,以徒的執念追求,讓粉筆人生成為最動人的追憶。丁酉年9月23日,融水老君洞新聞發布會后,寫了些感受發貼,不幾天老年大學十幾名學員陸續打電話來,約我到真仙巖公園一游。

  連日高溫,悶熱,即使坐在山巔的亭子里,也不覺一絲風過。還名字叫“清風亭”哩,穹頂花格上懸掛的六幀由本地書法家,撰寫的宋、元、明、清贊美真仙巖陽刻詩詞匾額,隱隱約約,倒是那副亭柱聯醒目,蠻有點意思:“清氣入樓臺煙霞無跡;風聲靜殿閣花草凝香”?粗鴿M身是汗的你我他,沒了游玩的興致,坐在那里,誰都懶得動。一個學生擦著汗,笑著說:“這山上如果有風,該多有詩意啊”。

  坐在亭子間,向遠處眺望,山間的樹木和遠處的山峰都被一團團的霧氣籠罩著,石山的棱角和樹的枝葉都被霧氣隱去,顯得十分柔和、朦朧,像是一幅水墨淡彩。那些塞滿了山谷,布滿山坡的樹木,靜默著,一付無精打采的樣子。從報恩寺蜿蜒崎嶇的石階路往上,經過隱仙洞很少見到游人上來,這樣悶熱的天氣,即使躲進林間的濃蔭下,也會大汗淋漓。

  忽然,那個憑欄遠眺的學生發梢微微飄了一下。別的學員竟然叫道:“有風來了”。果然,臉頰感覺有絲絲的涼意,細微的山風擦著臉頰滑過。像愛人的柔指輕柔觸摸,像一縷細軟的發絲輕輕掠過,如一瓣花柔柔地飄落在平靜的水面,美妙而愜意。頭發都飄起來了,飄逸著、美麗著一張張驚喜的臉龐。一下子讓山間亭子里風情萬種。學員一邊偷偷望著我,臉上卻難掩興奮與喜悅。

  一陣微風,一掃滿亭的沉悶與沮喪,縱然是兩鬢斑白,青春的色彩與青春的笑聲仍然蕩漾在山中的亭子里。心在紅塵里獨舞,看眼前一抹碧綠,一襲素白,且俗且雅都是風景。俗世繁華,一花一草,一山一木,都是大自然的賜予,生于塵,情亦濃,花香淡淡,盈一袖花香,清淺而行。

  山風強勁起來,聽見山風掠過耳邊的嘶鳴,亭子六角懸掛的銅鈴也開始奏起了音樂,高一聲,低一聲,長一聲,短一聲,錯落有致,叮咚成韻。不知演奏的是漢代的編鐘還是盛唐的華彩樂章。滿亭的人竟聽得癡了,斜倚在油漆斑駁的廊柱上,或者斜靠在欄桿上,抬頭凝視那古拙的銅鈴,忘記了自己身處高山之巔,似乎在聆聽一曲天籟之音。不錯,這就是真正的天籟之音啊。

  山風在亭子里鼓蕩起來。已經聽不見角鈴那清越的擊打聲,抬頭看看,那六只角鈴被強勁的山風托著,像被施了魔法,在空中斜掛著,無法完成聲音的撞擊。學員們緊貼在廊柱或欄桿上,顯得十分興奮與喜悅。山風灌滿了山巔的亭子,鉆進了人們的衣服里,衣服鼓起來,像一個個充滿氣的皮球。腳下的樹梢在強勁山風中起伏著、翻滾著,像一片綠色的海洋,掀起陣陣怒濤,發出震耳的嘯聲。這山間的亭子,就飄搖在翻滾的怒濤之上,仿佛隨時都會有被吞沒的可能。

  那風,那雨,仿佛過了一個世紀,終于可以重新聽見角鈴那清雅的敲擊聲,雖然聲音還有些急促、慌亂。人們暫時可以緩過神來,回味剛才那山風浩蕩,滿樓欲飛的感覺。風變得輕柔了,雖仍舊帶有嘯聲,人們終于可以從容地享受夏日山風的涼爽。真正的繁華和富有不在喧鬧中,而在寂靜深深處。心的寂靜處,有清風徐徐,有花開淡淡,有云浮悠悠,有詩香娟然。

  “呀,你看,下雨了!”一個學生伸出手掌,讓大家看。果然,那長滿老繭的手掌心有一個濕潤的印痕,像一朵綻放在平滑光潔的水面上的白蓮花,又如一個新鮮的唇吻,在掌心溫潤著、清晰著、淡然著。隨即,人們嗅到了隨風飄來的雨滴擊打在土地上泛起的味道。一名學生說道“真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啊,滿樓的風剛剛過去,這雨就要來了。”有的學生則豪情大發,張開雙臂,面對莽莽群山喊道:“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山雨真的來了。先是疏而有力的雨點三三兩兩地落下,擊打在亭子的瓦片上,擊打在亭子外面的石板上,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響,與亭子懸掛的角鈴一道演奏一曲自然鳴奏曲。不久,雨水順著亭子檐角傾瀉下來,形成幾條壯觀的蒼龍吸水般的景象。

  風停了,山中是一個雨水的世界。學員們坐在亭子里,看滿眼林海都沐浴在夏日的山雨中,清新著,碧綠著;就像面對一篇絕美的文字,品味著、感嘆著。我也被大自然的杰作深深陶醉了。任何生花妙筆,任何華麗的語言,任何獨具的匠心,都無法描摹大自然之美,在大自然面前,一切都黯然失色了。

  風雨很快就過去了,山鳥翩翩飛來,滿山又是一個鳥語花香,清新明麗的世界。目睹那風那雨來了又去,目睹了山間瞬間的陰晴變化,學員們似乎都變得沉靜了。戴眼鏡的學員說:“幾年來,我們滿耳都是讀書聲,今天,我們目睹了風雨交加,聆聽了風聲雨聲,似乎明白了那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聲聲盈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事事在心的深刻含義”。學員們聚攏在我的身邊,說道:“老師,在這亭子間合影留念,記住這一天,記住我們這幫老頑童曾經共同經歷的風聲雨聲和讀書聲。”

  經歷風雨之后,山峰和樹木都變得清新生動,漫山遍野都彌漫著一種大自然的清新味道。想讓生活淡下來,靈魂慢下來。喜歡這樣的光陰,明媚且詩意。學員們像是放飛的鳥兒,在山谷、林間穿梭,嬉笑。游人也都紛紛從躲避的地方走出來,整個真仙公園又回復了游人如織的景象。慢慢回味走過的路,幾多辛酸,幾多歡喜。一些人走了,一些人來了,來來去去都是尋常,做溫暖而美麗的自己,在塵世的煙火里低吟淺唱。心安,便是歸處。

  綠意盎然的枝頭,有我的夢,亦有你的情。將一路的感動與珍惜,融進生命,輕嗅時光的香氣,擷初遇時的美麗,期許歲月靜好。碧水藍天,風輕云淡,層林盡染的山巒,是秋的本色。折一襲風,掩一袖月,在秋水長天里沉醉。等待,那個有緣人,攜著片片記憶來與我相遇。人,到了一定的年齡,是慢慢往回收的。那些花紅柳綠已經悄然淡出視線,那些輕緩的、溫潤的東西更加如化骨綿掌。

  這恐怕是我和我的學員們最為放松的一次活動,也是一次難以忘懷的經歷。那張合影照片現就擺放在我的案頭,看著洋溢著青春的笑臉,看著他們眉宇間顯現出的秀氣與英氣,真的有些想念那些曾經的準學生們。時光回放,歲月清瘦,那淺淺的足跡印在清風亭階沿,雨,落下來,滿亭的草香、濕潤的空氣。執鞭之手,執子之手,愿陪你聽晨鐘暮鼓,觀月升日出,看花開花落,可好?(姚老庚)
 
 
(責編:林睿)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