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體育 > 體育發展 >

在武術道路上走出人生輝煌

時間:2017-09-11 17:18:52來源:廣西改革網 瀏覽量:
在武術道路上走出人生輝煌
——記興安縣全國青少年體育先進工作者蔣成孟
 
  興安縣高尚鎮古稱懷仁鄉,清代民初叫南鄉,處在湘桂古道之上,海洋河流經全境,連通南北,自古以來重耕讀,好義勇,是有名的“進士之鄉”、“武術之鄉”。特別是唐宋重臣名相蔣綰、唐介的故居地——大宜洞村更是文武盛極一時,人才輩出,名揚四方。從古到今,從大龍山下大宜洞村走出去的文武人才數不勝數。48年前,從大宜洞村走出的兩度榮獲全國體育工作先進工作者殊榮的拳師蔣成孟就是其中一個。


 
少年有志愛武術 拜師學藝成拳師
 
  蔣成孟拳師于1948年12月出生在高尚鎮大宜洞村的一個普通農家,家有兄弟姊妹8人,他排行第四。從小愛好武術的他,個子不高,但特別靈活,特別好動,即使是走路,他也蹦蹦跳跳,揮拳踢腿。當農民的父親,看在眼里,喜在心頭,時不時教他一些簡單的武術動作,還講些練武為人的道理給他聽。
 
  1962年,家里把蔣成孟送到興安縣護城鄉魏家,拜年近90歲的武術家魏茂林為師學藝。在將近一年的日子里,年僅14歲的他無論是炎熱酷暑,還是風雪嚴寒,都如饑似渴地跟著師傅苦練基本功。魏茂林師傅見他好學又懂理,是值得培養的好苗子,就用心教他武術的基本功和多種套路,并且還傳授中草藥治療跌打損傷的知識和方法。在魏茂林師傅的調教下,蔣成孟進步很快,不僅打下了扎實的基本功,而且還懂得了很多尚武方面的道理,為后來從事武術教練,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后來,蔣成孟跟隨興安鎮青龍街有“廣西南拳王”稱號的唐斌大師學了八年,深得唐斌大師南拳功法的真傳。接著又遠離家鄉,到廣西玉林拜武術家王久太為師,學習“十八般武藝”。王久太大師特別看重蔣成孟,毫不保留地將“十八般武藝”傳授給他。
 
  直到現在,提到先后學藝的三個師傅,蔣成孟總是滿懷感激之情,念及當年師傅的恩德和情誼,多次說“沒得我那三個師傅嚴格教我,也就沒的我的今天!”其言語真誠,表情凝重,發自肺腑,可見師徒感情非同一般!
 
  1969年,蔣成孟調入縣氮肥廠當工人,他的業余愛好是打拳、摔跤。年輕力壯的他,業余時間總喜歡跟工友們玩摔跤。當時的條件差,下班后沒什么文體活動,工友們也樂于跟蔣成孟玩耍。有一個工友也喜歡摔跤,跟他比試過多次,但總是比不過他。他非常佩服他,對同伴說,“別看他個子小,沒幾個人摔得過他。他摔跤有技巧,不是用蠻力的。”
 
  三年之后,一個偶然的機會,有朋友邀請蔣成孟幫湖南省東安縣散打隊參加湖南省拳擊賽,未料到獲得了名次,得了獎。但重情尚義的他,推辭領獎,說我是來幫忙的,那有幫忙還要東西的?后來東安縣體委將獎狀和獎品寄到興安縣體委,縣體委才知道蔣成孟是個武術人才。時任領導魏主任,非常愛才,做了很多工作,終于將蔣成孟從縣氮肥廠借調到縣體委當教練。
 
  誰也沒想到,就這一“借”,從高尚小山村走出來的一個農家孩子、一個普通工人,竟在武術道路上,走出了人生的輝煌,做出了讓興安人、桂林人,乃至廣西人都感到驕傲的業績!
 

 
嘔心瀝血搞訓練 成果顯著鑄輝煌
 
  進入興安縣體委后,蔣成孟如魚得水,似鷹凌空。不管是借調期,還是1986年正式調入體委以后,他全身心地投入武術訓練工作中。領導分配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從不計較苦和累,也不計較名和利。

  上世紀八十年代后期,他受命同時組建摔跤隊、女子柔道隊、散打和武術四個隊并負責訓練。當時訓練的條件很差,沒有專門的訓練場地和設施,他就帶領隊員們到野外沙地訓練。無論嚴寒酷暑,刮風下雨,堅持不懈地訓練。有的隊員叫苦,甚至有個別隊員不辭而別,但蔣成孟并不因此而放松訓練。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切身體會,反復教育隊員——“搞運動,練武術,練摔跤,就要吃得苦,受得累。扎實的基本功就是靠吃苦受累練成的。”他還告誡隊員們“要想出成績,必須要有扎實的基本功,否則你什么都莫想!”

  訓練到一定階段,隊員們有了一定的基本功和競技技能后,蔣成孟就找機會帶領隊員到外地打比賽,或與同行切磋?上驳氖,在蔣成孟的精心管教和嚴格訓練下,歷經幾年風霜雪雨的艱苦磨練,他的訓練隊用心血和汗水凝結成了一塊一塊閃亮的獎牌,被譽為“金牌之師”。

  1988年區六運會,蔣成孟所訓練的五名武術隊員全部獲獎,其中陳迪和文四玲分獲少年組男子、女子冠軍,王先厚、李軍義和周正偉均獲參賽項目第二名。喜得帶隊的縣體委鄧成健主任直夸蔣成孟訓練出來的運動員,素質好,過得硬!

  到了1992年區七運會,蔣成孟所訓練的參賽隊員如狼似虎,搶金奪銀,風靡區運會的興安縣代表隊成了金牌大戶。其中女子柔道隊的李玲玲、楊芳和侯榮斌均問鼎冠軍。由興安業余體校直接送廣西體工大隊的王健生、張志剛也分別獲得摔跤冠軍和亞軍。

  多年來,蔣成孟帶隊訓練的隊員以及輸送到上一級體工大隊或學校的隊員,參加各級各類比賽獲的獎項,數不勝數,但問起他哪些弟子成績最優異時,蔣成孟的眼睛就發亮,精神就特別興奮,聲音洪亮,如數家珍——李玲玲,連續八年獲全國女子柔道冠軍,現在廣西體工大隊當教練;文菊玲世界錦標賽連續四年女子摔跤冠軍,在廣西體工大隊當教練;楊芳,全國柔道四連冠,也在廣西體工大隊當教練。還有唐春艷和廖云姣,都是女子摔跤全國冠軍,她們分別在湛江、桂林開武術館;何正忠,全國48公斤級摔跤冠軍,在柳州市公安局;王健生,區七運會摔跤冠軍,在貴港體育局;魏桂花,區八運會女子柔道第二名,在部隊為營級軍官……

  在蔣成孟心里,也許這些弟子的成績是他一生中最值得銘記和引以為榮的。事實上,無論從哪個角度看,蔣成孟作為一個出自農村的武術愛好者,半路出家的武術教練,在條件極差的條件下,訓練隊員取得如此優異的成績,的確值得稱贊!

  在采訪過程中,我們問:“你搞了那么多年教練,自己感到最滿意的是什么?”蔣成孟笑著說:“我有很多弟子,他們比賽得了很多冠軍,而且很多人在體育和軍警部門當教練、當教官、當特警、當老師、當干部,很有出息,而且他們也很講感情,一直對我很好!再有,我訓練的弟子,不管是誰,都按我的要求苦練3年基本功,我們的隊伍在廣西是最過的硬的。我送出去的學生基本功比別的隊都好!”

  談到個人獲獎的事,蔣成孟非常謙虛,半瞇著眼睛,呵呵地笑著說:“我個人沒得什么獎,只是連續獲得兩次'全國優秀教練員'的榮譽。”接著,他又感慨地說:得一次“全國優秀教練員”不容易!“全國優秀教練員”的條件是要連續獲得8次“區優秀教練員”才夠資格評,我連續16年評為“區優秀教練員”,得了兩次,確實不容易!有人搞了一輩子都搞不到一次,這很難!

  隨后,翻看蔣成孟當教練所獲得技術職稱證書和獲獎證書時,我們的心再也不能平靜了!許多含金量很高的證書,擺放在桌上竟有一大堆——《拳師證》(區武術協會86-3)、《全區優秀武術輔導員》(89-3)、《全區業余體校先進教練員》(87—90)、《桂林地區業余體校優秀教練員》(92-1)、《區七運會優秀教練員》(92-12)《桂林地區優秀教練員》(93—94)、《全區業余訓練先進教練員》(95—98)《興安縣第二批專業技術拔尖人才》(96-8)、《全國業余訓練先進工作者》(國體委96-12)、《桂林地區優秀教練員》(98-2)《全國青少年體育工作先進工作者》(2000-12)……

  看著凝聚著蔣成孟數十年心血和汗水的獎狀證書,我們對蔣成孟的那份敬佩之情油然生出,看他年近古稀而精神矍鑠、個子不高卻堅實挺拔的外貌,聽他底氣十足、聲若洪鐘的話語,我們覺得他不僅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全國青少年體育工作先進工作者,更是值得人們仰止的一座高山!
 
 
傳承武術重武德  培養弟子續耕耘

  聽蔣成孟講述他自己的經歷和弟子們的故事,至始至終,他強調得最多的就是“武德”。

  他說:“學武的人,要有德行,人家幫了你,你要感恩,記住人家的感情。”“學武的人,不能亂打人,要有德行,懂得不能亂出手,出手就會傷人的。”“記住,學武是用來強身健體的,不是用來打人的!”

  正因為他這樣嚴格地要求弟子,所以他的弟子們無論送到哪里,都表現得很優秀,賽場上是搶金奪銀的健將,工作崗位上是骨干力量。

  而對自己的孩子,他也同樣嚴格要求,不搞特殊化,與其他弟子一起早早晚晚、風雨無阻地訓練。功夫不負有心人,虎門無犬子,他的大兒子蔣季軍全國摔跤冠軍,多次參加國家級賽事獲獎,現在廣西某市公安局刑偵大隊,曾借調到公安大學當擒拿散打教官。小兒子季軍華是1994年在井崗山舉行的全國賽摔跤冠軍,亦曾多次參加國家級賽事,獲多枚金獎,國家一級運動員。

  蔣成孟熱愛武術,牽掛武術,2008年退休后,他與侄兒蔣周超等武術愛好者一起集資在興安鎮青龍街開辦了“興安成孟武藝健身館”,并交由曾是區少年摔跤冠軍、現為中國跆拳道協會會員、國家二級運動員的蔣周超管理,自己則經常去館里督促、指導。武藝健身館開辦的宗旨就是培養少年兒童愛好中華武術的興趣,傳承中華武術強身健體的精神。開館以來,很受群眾好評和歡迎,每年都有不少的少年兒童利用周末或寒暑假的時間去參加訓練,并取得了很好的成績。

  特別值得一提的,蔣成孟雖然走出了大宜洞村,在縣城工作和生活,但幾十年來,他從沒忘記過故鄉,更沒忘記過故鄉的武術。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大宜洞村習武熱潮興起時,蔣成孟拳師除了多次回村教授武術,還特邀興安武術界前輩唐斌師傅到村里一道教習。另外,受蔣成孟拳師在興安體校執教的影響,村里許多少年男女進體校學習訓練,并取得優異成績,名揚區內外。村里的武術隊,延續至今,蔣有林、蔣德友、蔣長發、蔣平原、蔣周忠等先后擔任隊長,F仍有5~13歲的少年隊員20多人在訓練。

  多年來,村里的武術隊,人才輩出,為縣、市、區運動隊培養、輸送了不少優秀運動員。蔣周勇,多次獲區摔跤冠軍,現在湖南省某市消防支隊任職(團級干部);蔣周武,全國少年少年組摔跤第二名(75年);蔣初蘭,1988年區六運會八極拳第二名;蔣周濟,1994年在井崗山舉行的全國賽獲摔跤冠軍;蔣周超,多次獲區少年組摔跤冠軍,現為“興安成孟武藝健身館”館長;現任村里武術隊隊長蔣周忠,18歲時就獲得縣體委、現武術協會頒發的《拳師證》,是1995年區體育先進鄉鎮武術、散打56公斤級第三名,還多次參加縣、市、區的比賽獲得優異的成績。

  所有這一切成績的取得,都與蔣成孟的關心和影響有密切的關系。過去是這樣,現在已年近古稀的他,仍然在關心村里武術隊的管理與發展。
 



  在家里,他語重心長地對陪同我們采訪的侄兒蔣周忠說:“我老了,村里的武術隊要靠你們花力氣搞好。我跟幾個師傅學的十八般武藝還沒有傳下去,這個事我一直放不下心。那是中華武術的傳統武藝,不能丟!當年唐斌師傅和王太久師傅,特地傳授給我的刀、槍、耙、棍十八般武藝,好寶貴的東西!那些器械還放在房間里,沒人接班!靠你們搞起來,傳下去哦!”

  當聽到侄兒蔣周忠表態“要把師傅的十八般武藝學好教會下一代”,并打算讓孩子們每人分學兩三樣,爭取把十八般武藝學成傳下去時,蔣成孟高興地笑起來,用略帶沙啞但卻鏗鏘有力的聲音說:“那好!你負責管,我負責教!”接著,他又反復強調:“訓練要特別注意安全,安全為主是武術的最高境界!”

  蔣成孟一心記著武術,一心惦記著村里的武術隊,一心想到的是弟子們的安全。難怪多年來村里人那么地惦記他,弟子們和同事們都那么地尊重他。ㄌ聘唢w/文  陽著文/圖)
 
(責編:林睿)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