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散文詩歌 >

毛澤東赴渝談判及《沁園春·雪》詩詞史話

時間:2018-01-15 15:47:53來源:廣西改革網 瀏覽量:
  題記: 對于蔣介石的邀請赴渝談判,毛澤東頗感意外。在延安朱德說:“我同意主席去!”一時間,大家把目光全投向朱德。朱德說:“你們看我什么?我又不能代主席去見老蔣。不過,在主席去的同時,我們則要準備打、大打!”滿座駭然。毛澤東擊掌附和:“好!總司令已經下令,就這么決定了!我毛澤東去重慶赴宴,總司令在家備戰!同志們不是擔心我去談判的安全嗎?蔣介石這個人我們是了解的,他只認得拳頭,不認識禮讓。你們在前方打得好,我就安全一些;打得不好,我就危險一些。”為了爭取國內和平,表明中共的誠意和決心,揭露蔣介石的陰謀,毛澤東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表示說:“可以去,必須去!”

  1945年8月24日,經中央研究認同,毛澤東復電蔣介石:“梗電誦悉。甚感盛意。鄙人亟愿與先生會見,共商和平建國之大計,俟飛機到,恩來同志立即赴渝進謁,弟亦準備隨即赴渝。晤教有期,特此奉復。”

  8月26日,毛澤東簽發中共中央《關于同國民黨進行和平談判的通知》,還同劉少奇整整談了一天一夜,面授機宜。明確指示:“有來犯者,只要好打,我黨必定站在自衛立場上堅決徹底干凈全部消滅之。”8月28日,毛澤東在周恩來、王若飛的陪同下,飛抵重慶九龍坡機場,受到各界人民的熱烈歡迎。這卻出乎美蔣意料。第一個走出機艙的就是毛澤東,他頭戴灰色拿破侖帽,身著藍布中山裝,還特意穿了一雙新鞋子。重慶各界人士為毛澤東只身赴渝的膽略所折服。來自國內外的記者紛紛趕至機場,記下了這歷史性的一刻,而這一天,一向多霧的重慶卻是艷陽高照。毛澤東在機場發表了《和平、民主、團結、進步》的講話,得到重慶各界要人的一致贊同。指出:當前最迫切的是保證國內和平,實施民主政治,鞏固國內團結,希望中國人民團結起來共同奮斗。

  真正讓世人領略毛澤東風騷獨步的事件,發生在1945年的重慶。那年,毛澤東在抗戰勝利之初赴重慶談判,不經意間把他1936年寫的《沁園春·雪》透露出來,結果引起一場軒然大波。歷史,不強求每一位重要人物都具有詩人的才華,可是,歷史更欽佩一位偉人具有創造風騷的手筆。

  毛澤東獨領風騷的大手筆,不僅震動了重慶的文壇,更震動了十分敏感的政壇。開國領袖毛澤東《沁園春·雪》是中華詩詞寶庫中一首前無古人、后啟來者的千古絕唱。其傳誦之廣,遍及華夏,影響中外。正是:“潑墨抒懷氣勢豪,駢詞驪句競風騷。單刀赴會臨重慶,白雪陽春映紫霄”。

  毛詞傾渝州,使國人了解了毛澤東,使民眾了解了共產黨,使談判贏得了國統區人民的擁護和支持,并得到了社會進步人士的認同,為四年后的政治協商會議打下了良好的人心、政治基礎,也為解放戰爭時期國統區的愛國反蔣運動爭得了進步文化界的理解與支持。這恐怕是蔣介石對毛澤東詩詞從不以為然到大為震驚,也是他始料不及的。一樁筆墨韻事,陡然間轉化成了政治斗爭。重慶的一些報刊,連篇累牘發表批判文章,鋪天蓋地。謾罵歸謾罵,敏感的國民黨宣傳部門十分清楚,一首《沁園春·雪》,使毛澤東及其主張在政治的天秤上,增加了文化人格的幾多分量。

  毛詞公開刊登后,轟動山城,一時成為人們談論的中心。重慶各種報刊紛紛發表和詞與評論,這在我國文學史上是絕無僅有的。柳亞子對毛詞十分推崇,認為“毛潤之《沁園春·雪》一闋,余推為千古絕唱,雖東坡、幼安,猶瞠乎其后,更無論南唐小令、南宋慢詞矣”。

  1945年9月,陳毅奉命離開延安,返回華中前線,后又奉命轉赴山東。行軍途中,于9月中旬路過濮陽,并在濮陽住了一晚。當夜,陳毅和人談起曾經發生在濮陽的許多戰爭,又談起毛主席、周恩來一行在重慶進行和平談判的事情,對毛主席、周恩來的安危非常顧慮,他感慨萬千,一時難以入眠。索性披衣坐起,揮筆寫下了這首《秋過濮陽,月下與人談毛主席飛渝事》:

  我行未已過濮陽,駐馬憑吊古戰場。能擲孤注寇萊好,退避三舍晉文強。

  應知政事先軍旅,豈有筑室謀道旁?夜坐對月秋蕭瑟,白楊千株放光芒。

  陳毅的詩歌,霸氣凜然,寫得激情浩蕩,大氣磅礴,激蕩著一個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沖天豪情!  

  作為詩人,毛澤東有著異乎常人的自信。愛國詩人柳亞子寫詩稱贊毛澤東赴重慶談判是“彌天大勇”,這雖然帶有詩歌夸張成分,但客觀評價,毛澤東和中共做出的赴重慶談判的決定是需要承擔一定政治風險的,體現了毛澤東和中共的膽識和擔當,符合社會各界的期盼,因而贏得強烈的反響。

  “毛澤東,你是一顆大星/不亮在天上,亮在人民的心中/你把光明、溫暖和希望/帶給我們,不,最重要的是斗爭!……為了打倒共同的敵人/你還是堅持團結/因為你知道,今天人民要求的不是內戰/是和平,是民主,是建設/用自己的胸膛/裝著人民的心/你親自降臨到這戰時的都城/做了一個偉大的象征/從你的聲音里/我們聽出了一個新中國/從你的目光里/我們看到了一道大光明。”世紀詩翁臧克家七十三年前在重慶創作的七十行詩《毛澤東你是一顆大星》臧克家在后來的《附記》中說:“1945年9月初,在重慶第一次見到毛澤東,激奮之余,寫了這首頌詩,河北人民出版社1992年5月出版的《在毛主席那里作客》的《小序》云:“毛主席1945年8月為謀求和平與國民黨談判,從延安飛抵重慶。我第一次見到了內心崇敬已久的這位偉人,參加了他召集的座談會,交談時間不多,但他高大的體魄,樂觀的精神,質樸而親切的神態,給我留下的印象深極了。因此,我寫了頌詩,歌頌這顆‘大星’。”當時,癸巳1893年冬出生的毛澤東,屬蛇,五十二歲;乙巳1905年生人的臧克家亦屬蛇,四十歲。從《毛澤東,你是一顆大星》一詩觀之:毛澤東與臧克家的詩緣,始于“乙酉1945年9月”。

  江蘇陳劍昆《賀新郎·緬懷毛澤東赴渝談判詩詞》有曰:“揮手魂常駐。迎秋塵、笑安民慮,自然如故。深入龍潭不畏險,誠為和平探路。中正約、氛圍陰怖。天意從來幾難斷,倚九州百姓書贏負。為大眾,虎山去。蔣巢迎客慌如鼠。望來人、一身正氣,亮星群處。暗箭明槍何所懼,交友言詩撥霧。談判隙、佳詞傳趣。北國風光懷今古,集陪都墨客無平汝。天地美,孰將主”。證明毛澤東,絕不是某些人素所認定的“山大王”式的草莽英雄,而是武能揮旗打勝仗、文可走筆著華章的一代英才!

  萬代千秋,澤東蓋世,德超五帝三皇。華夏繁榮、毛公遠去,國人永記輝煌。

  2016年《重慶藝苑》文史研究 [文史鉤沉]重慶和談忙奔走詩壇佳話《沁園春》曾信祥以賦為證賦新題文紀:

  時維九月,神州芬芳。詠清風新歲,歌麗日華章。緬懷毛公,瀟灑蒞渝談判;繼承思想,列入中共黨綱。翻身喜做主人,心懷激蕩;感懷當今盛世,瑞氣盈堂。兩覓偉人足跡,渝州熾昌;喜逢中華圓夢,“雙百”富強。中央高瞻遠矚,億萬人民期望;實施依法治國,國強民富興邦。

  偉人跋涉,豐功端詳。中華河山,開辟新章;赤縣志士,奮勇啟航。秋收暴動,土豪劣紳消亡;井崗會師,官兵斗志昂揚。圍追堵截,紅旗依舊高張;抗倭攆寇,帷幄導向。陪都山城,領袖胸襟寬廣;談判桌上,約簽椽筆吉祥。和平民主,重慶續定政綱;民族生死,國共同心拯危亡;求同存異,槍口對外斬豺狼。滾滾長江掀巨浪,天翻地覆舜堯昌;巍巍紅巖勁松,葉茂枝繁溢清香。持久抗日,破滅倭賊共榮幻想;浴血奮斗,歡歌禹甸送春光。國共談判,建國大計共謀商;籌謀布局,镕化干戈固國疆。宜將剩勇追窮寇,華夏人民步安康;百萬雄師過大江,埋葬舊制振炎黃。重慶和談功績偉,渝都歷史書錦章;開國大典摧腐朽,四億炎黃著盛裝。

  雄韜偉略,一統神圣堯疆;翰墨飄香,詩詞書法著華章;治國思想,共黨史庫寶藏;選集五卷,鑄就中華國綱。偉哉!偉人雖去不朽,精神永放光芒;旗幟誓立,亙古翱翔;中華圣土,永世恒昌;揚我國威,鑄我輝煌!

  毛澤東先生始終以民族大義為重,他相信正義必將戰勝邪惡,于是決定赴渝談判。當時的重慶籠罩著一片白色恐怖,短兵相接,談判桌上,針鋒相對;運籌帷幄,談判背后,危機四伏。經過43天的和平談判,波瀾起伏,毛澤東與蔣介石共會面11次。為了實現全國和平統一大業,毛澤東日夜奔走,與各界人士共商團結救國大計。他號召全國人民、各黨各派一條心,同舟共濟,建立獨立自由富強的新中國!10月10日,國共雙方簽訂了《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紀要》即雙十協定,重慶談判取得了成功。

  當年離開韶山沖的毛澤東,改寫了一個叫月性的日本和尚寫的言志詩,夾在了父親每天必看的賬簿里——“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他到了長沙。到了北京。到了上海。到了廣州。到了武漢。到了井岡山。到了瑞金。到了遵義。到了延安。到了西柏坡……他腳步匆匆,四處尋覓。匆匆地行走,意味著任重道遠。肩負使命的人,總不免五味遍嘗。一路前行的毛澤東,終于走出個別樣的人生風色,走出了遼闊的一片天地。在開天辟地的莊嚴時刻,他和戰友們踏著古舊塵封的皇城磚道,宣告中華民族迎來了一個歷史的新紀元。(姚老庚)
 
 
(責編:林睿)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 贵州快三平台 七乐彩一等奖最少奖金 锦牛网 2015年股市五月 股票配资和期货配资 内蒙快3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技巧 山东扑克牌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