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散文詩歌 >

宋代勸農文學之勸農詩隨筆賞析

時間:2017-11-27 14:49:11來源:宏衍文化藝術網 瀏覽量:
  題記:筆者《走筆拾趣“勸農詩”》《融水真仙巖勸農碑聯集粹》《古代倡導“務農重谷,天下之本”的勸農碑》三篇文章相繼發表,仍覺尚有對中國的農耕文化傳播不夠,閑暇時草就此賦之……
 
  宋代皇帝比較重視農業,號召各地勸農。宣公知靜江府時,響應朝廷專門寫了熙熙陽春二十四章,每章四句的勸農詩,發給父老鄉親傳唱。由于文采好,做法好,得到朝廷的肯定。各地紛紛效仿。常州府造了一個“多稼亭”,專門有人在那發放宣公寫的勸農詩。今摘錄宣公的《勸農詩》供大家傳唱兮。
 
淳熙四年二月既望靜江守臣張某奉詔勸農于郊乃作熙熙;
陽春之詩二十四章章四句以示父老俾告于鄉之人而歌之:
熙熙陽春,既發既舒。翼翼南畝,是展是圖。
嗟爾農夫,各敬乃事。往利爾器,誡爾婦子。
惟生在勤,勤是及時。惟時之趨,時不爾違。
祁祁甘雨,膏我下土。羽羽谷風,和澤乃音。
往即爾耕,惟力之深。往蒔爾苗,勿倦其耘。
于日于夕,自遂自達。爾心勿忘,彼生孰遏。
惟天之心,矜我下民。民不違天,使爾有成。
既穟既實,既堅既好。爾獲既周,行養爾老。
保爾家室,撫樂幼樨。既迄有年,復思嗣歲。
嗟爾父老,其訓其誡。俾務於本,惟土物愛。
不念其本,則越其思。所思既越,害斯百罹。
嗟樂父老,其告其喻。爾之有生,君實覆汝。
尊君親上,其篤勿忘。小心畏忌,率于憲章。
嗟爾父老,教之孝悌。孰無父母,與其同氣。
反于爾心,孰無愛敬。即是而推,烏往不順。
嗟爾父老,勿替諄諄。其未率從,警厲其身。
告以禍患,其使知懼。無俾蹉趺,以陷罪罟。
惟國之法,燁燁其垂。使爾知避,豈欲爾施。
爾或自陷,予疚予恫。曷使予懷,寘于爾衷。
於赫圣主,敷德流澤。布宣弗勤,時予之責。
咨爾父才,助予念茲。豈予之助,報國是宜。
粵以今日,勸相干郊。乃作此詩,以懋爾勞。
咨爾父老,尚演厥義。其諷其歌,于鄉于里。
俾一其心,服我訓言。擊鼓坎坎,自古有年。
 
  南宋名相江萬里,少年時聰明有靈氣,鋒芒初露,在鄉里的考試連連中舉。后來進入太學院,有很好的文學名聲。任池州教授。后召館試,歷任著作佐郎,權尚左郎官兼樞密院。嘉熙四年(1240年)出知吉州軍,其所作《勸農詩》:
 
農屺猶需我勸農,且從人意卜年豐。喜聞布谷聲聲急,莫為催耕處處窮。
父老向前吾語汝,官民相近古遺風。欲知太守樂其樂,樂在田家歡笑中。
 
  探究詩中之意,不難看出萬里是一個好官,褒農夫善良淳樸,貶士大夫虛偽。這種不擺官架,與民同樂的人品,在封建社會大夫中,確實少見。
 
  正統七年(1443)十二月,況鐘卒于蘇州任所,享年六十歲。有《勸農詩》二首,其一:“嗟我微材愧牧民,車驅有句向農申。人生務本惟耕鑿,世道還醇重蠟豳。粒粒皆從辛苦出,般般無過樸誠遵。邇來弊革應須盡,并戴堯天荷圣仁。”其二:“田歌四起韻悠揚,阡陌循行勸課忙。父老挈觴隨旆右,兒童驅犢駐車旁。豐穰有光流亡免,游情無民風俗良。早納官租多積谷,防饑防盜樂無荒。”
      
  這兩首詩,表現了,一個正直清廉的封建官吏,一方面維護封建統治階級利益的急切愿望,另一方面,又希望,百姓能安居樂業的愛民心情?梢哉f是,全面表現作者精神面貌的代表作。盡管他是以封建統治階級利益為前提,但他力圖興利除弊,寄希望于豐衣足食,在客觀上總是符合人民愿望的,而且他懂得農民的艱辛,也是一種愛民的表現,
 
  宋代詩人陳傅良創作的一首詩詞:《和徐叔子勸農韻呈留宰》詩“親從蓑笠問饑寒,赴愬人人得犯顏。更向棠陰聊憩茇,要令粒食共鮮艱。身歸雨露司存后,詩在山川刻畫間。飽飯之余能細和,止齋應有幾年閑。”陳傅良(1137—1203)南宋著名學者。字君舉,號止齋,人稱止齋先生,浙江溫州瑞安湗村(今署塘下鎮羅鳳街道)人。青年時曾以教書為業,在溫瑞一帶小有名氣,后于乾道八年中進士,官至寶謨閣侍制,卒謚文節。陳傅良是永嘉學派的主要代表之一,為學主“經世致用”,反對性理空談,與同時期的學者陳亮近似,世稱“二陳”。在桂陽作此詩勸農。淳熙十一年(1184),被任命為湖南桂陽軍知軍(與知府知州同級的地方官),候職期間在仙巖創辦書院,直至淳熙十四年(1187)才到職。任期內,在當地推廣瑞安一帶的先進龍骨水車,施人糞肥、牛耕等農業技術,使農業生產力有較大的提高,農民生活相應得到改善。
 
  宋代詩人吳潛《己未翠山勸農》詞:二十年前,君王東顧,詔牧此州。念昔時豪杰,猶難辟闔,如今老大,卻更遲留。四載相望,三春又半,邂逅劭農得縱游。田疇事,是桑條正長,麥含初抽。 悠悠。身世何求。算七十迎頭合罷休。
  謾繞堤旌纛,牽連舟棹,喧天鼓吹,斷送龍舟。翠綠層邊,碧云堆處,一擔擔來天外愁。如何好,且同斟綠醑,自課清謳。吳潛(1195—1262) 字毅夫,號履齋,宣州寧國(今屬安徽)人。寧宗嘉定十年(1217)舉進士第一,授承事郎,遷江東安撫留守。理宗淳祐十一年(1251)為參知政事,拜右丞相兼樞密使,封崇國公。在嘉興時還兼著勸家使的職務,所以他對農業十分重視,專門寫了首《真如勸農》詩:
  
圣主垂衣坐九重,不才假守勸農功。周家永命由忠厚,湯后存心在困窮。
安得田租成歲減,且將人事兆年豐。守宰監州民最近,相期清白紹家風。
 
  宋代詩人王炎《和游堯臣勸農韻》詩:傳呼穩憑筍輿行,喜見漫山麥浪平。道上老農皆好語,年來瘦地有新耕。草深黃犢陽坡暖,雨過青蒲野水生。桃李陰中春事好,田家雞犬亦歡聲!逗土臬I之出郊勸農》詩:瀾翻布谷喚春晴,浩蕩花風擁旆旌。野老無知須戶曉,長官著意自山行。四郊煙火皆新集,百里污萊未盡耕。前日惰農今力穡,閭閻閑暇政寬平。乾道五年(1169)進士。乾道末,調崇陽縣主簿。歷知臨湘縣,通判臨江軍。慶元間,歷任太學博士,秘書郎等。
 
  以上列舉之官員,不僅為舊“四民”士、農、工、商之所欽服、更為后世萬眾所景仰!雄才垂史冊,浩氣寫春秋!勸農文學之勸農詩:一種值得注意的文學體類,故集句《勸農即事》詩有曰:
 
阡陌躬行謹勸農,平郊快馬蹴東風。土膏流潤雨初足,花錦隨晴春正中。
旗陣折旌知路曲,樂聲過響覺山空。長官元是扶犁手,樂與耕夫笑語同。
 
 。ㄒ细
 

 
(責編:林睿)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