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散文詩歌 >

融水老君洞《景滁亭碑記》史料詮釋

時間:2017-11-01 14:05:45來源:宏衍文化藝術網 瀏覽量:
  融縣清舉人李翹林,康熙三十七年公立留下的石刻碑記《景滁亭碑記》 鮮為人知。難能可貴的是一篇優雅的散文。體現時代精神,記事續史,遒勁峻潔很值得欣賞,在進行詮釋時,常因漫漶難辨而發生誤認,導致文字、概念和名實的混淆,也無傷大雅的。
 
  今有幸參與修復老君洞工程,覺責無旁貸,全文轉載融縣籍人馮志強先生輯錄《融水縣真仙巖詩文集·景滁亭碑記》以讀者共賞。 
 
  襄平月巖梁邑侯治融之六年,乃今上之三十七年,侯于壬申冬恭承簡命蒞我融疆,甫下車即洞悉民隱,凡夫課農桑、勤撫字、廣學校、樂熏陶,無一不出以愛民之至。吾融之父老傳而誦之,子弟習而志之,曰:民得安堵以享田廬者,侯之愛也;士得樂育以永茲歌者,侯之德也;愛在民即令無名山勝跡登臨題詠,若逍遙之樓,扶踈之堂,天繪之亭,于其間猶得有寄,以垂不朽。而況吾邑西南諸峰奇秀,中開一穴,宏敞深邃,別有洞天者,靈巖也。一溪穿石沸涌,潺潺而瀉出于峰之外者,壽溪也?v橫之碑碣,若崖之題跡,皆歷代之文章也。石筍嵯峨,萬像雜出,巖中之真景也。云則出岫,鳥則知還,巖中之朝暮也。釣于水,樵于山,往來無息者,巖中之四時也。侯每公余于此,或萃賓從,或偕士大夫,或集父老,或酌酒論文,或彈琴賦詩,皆各盡其妙而后,曰:“天地真文章,實秘于此。其洞之中靈外秀,不啻滁之瑯琊也。其溪之湲湲珊珊,不啻滁之釀泉也。”吾邑士民知侯之樂,欲共圖可久,遂于戊寅之秋,鳩工庀材,以為亭。不一月而落成,侯顧而喜,爰顏之曰“景滁亭”。更題一聯曰:東浦漁歌咁夜月;西山樵唱臥晴云。噫!景滁者何?侯蓋有慕于滁也。歐陽文忠治滁,政通人和。今侯之治融也,課農桑,興學校,士民德之慕之,何異于文忠之守囗陽?方且與逍遙、扶踈、天繪諸勝跡共垂于不朽矣。通邑紳士里老共勒石而為之記。
      
  大清康熙三十七年,戊寅歲季秋吉旦,通邑紳衿李翹林、莫可踰、歐光芳、曾若輿、王世臣、劉英世、曾學忠、曹子馨,里老竺炳吳之衡、魯君達雷德青等仝立。
    
  此碑刻原在真仙巖內,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刻,高210厘米,寬97厘米,楷書。后被淹埋?v橫之碑碣,若崖之題跡,歷代官員不吝筆墨,留下大量的摩崖題刻、碑刻,有待于去逐一解讀。李翹林 融縣舉人,康熙三十八年時為副榜,曾任藤縣、平南縣教諭。300多年匆匆過去了,2017夏日開發真仙巖挖掘時發現此石刻碑記,實為幸亊。詳見碑記輯錄,該碑石現移交縣愽物館收藏。然字小鐫淺,半為漫漶,模糊不清,辯讀困難。受醉翁亭記 環滁皆山也的影響,一種悠閑自得的生活狀態借歐陽修憂國憂民以普天下之樂為樂,后天下之憂而憂的抱負。梁邑侯治融之六年而不愿一己獨樂的寬闊胸懷,亦樂中有真昧“使民知所以安此豐年之樂者,幸生無事之時也”。且效歐陽修洞悉民隱,課農桑、勤撫字、廣學校,修建此亭曰:景滁亭。
 
  侯每公余于此常集父老,或酌酒論文,或彈琴賦詩,閑情逸韻,皆各盡得其妙。為政以寬,遂放情山水之間,昔歐陽文忠治滁,政通人和。今侯之治融也,課農桑,興學校,士民德之慕之,李翹林碑聯有曰:“東浦漁歌咁夜月;西山樵唱臥晴云”,與紳士里老共勒石而為之記,環一水三橋覽景,靈溪壽水夢常纏。景滁亭借此聯而添彩,故有此續傳。
 
  然臨崖釣于水處,往來者川流無息,F有舊融縣人進士李允簡“四峰釣磯”摩巖為證。從而寄托一種山水之后的沒,讓人陶醉的意境,把我們的心境帶到一個更高的境界。默念著《景滁亭碑記》美文,看著眼前的風景,多少歷史云煙在眼前飄過,回蕩在心中依然是美好的回憶而家喻戶曉。非但名噪一時, 而且傳誦至今。斯地風光無限美,惹來墨客賦詩篇。不知老子今何在,敢書天下第一巖。丙申年冬日,原任職融縣之七品官員湘人李忠勝,此地一游,感觸頗深,到此相看人不俗,閑官情味足風流。順筆書寫:東浦漁歌咁夜月;西山樵唱臥晴云。鐫刻懸掛于亭舊址,并戲言:自愧忝隨才短拙,老來學得半分騷。嗚呼!美之所在兮!“天下第一亭”與“天下第一巖”;《醉翁亭記》與《景滁亭碑記》相得益彰,成為融州佳話。(姚老庚)
 
 
(責編:黃璇)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