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旅游 > 名勝古跡 >

陵園敬獻花果表達對紅軍烈士永恒懷念

時間:2016-10-02 13:22:55來源:廣西城鄉資訊網 瀏覽量:


光華鋪烈士陵園
 
  9月24日上午,為了進一步印證、確定紅軍長征過湘江光華鋪阻擊戰部分烈士犧牲的地點和他們埋葬的墓地,我與興安縣紅色文化研究會理事老陽,又一次到界首光華鋪烈士墓地和老屋場村附近的張家嶺爭奪戰故址察訪。

  在張家嶺山下的枯冮(又叫沙冮),我們沿著四天前采訪老屋場村91歲老人劉發育帶我們走過的路線,再一次察看了那12個紅軍戰士壯烈犧牲地點的地形地貌、相隔距離,并分析推測了當時紅軍戰士被從東邊公路橋邊迂回過來偷襲的境況,再次確認劉發育老人回憶的與有關光華鋪阻擊戰資料記載的相符。

  從戰場故址地形和那12個紅軍戰士在張家嶺山下枯冮里以及在村邊犧牲的地點及情態看,可以推定是被偷偷迂回到東邊公路橋邊的敵人,用機槍掃射而犧牲的。

  從劉發育老人講述的犧牲現場看,那些紅軍正依托枯冮的溝畔向張家嶺和劉蠟殿兩個山頭的敵人射擊,偷襲的敵人首先打死伏在溝畔上面坡坡的兩個紅軍戰士,相距二十多米的那6個戰士見勢不妙,趕快掉頭從溝北有樹根的缺口撤退,誰知已經來不及了,被敵人全部打倒。而另2個在三十多米開外正在南邊溝畔作戰的紅軍戰士,也被偷襲的敵人用機槍打死。

  劉發育老人的記憶中,除了枯冮里犧牲的那6個紅軍戰士頭朝北以外,另外6個犧牲時都是頭朝南面戰場張家嶺和劉蠟殿兩座山頭的,這表明他們當時正在與兇惡的敵人作殊死的戰斗。
 

光華鋪阻擊戰故址——張家嶺高地
 
  聽劉發育老人講,那些紅軍都很年輕,死得好慘又好英勇。在他的印象里,那個他曾經喂了三天水的受傷紅軍,他不是干死餓死的,而是因傷口流血發炎痛死的。而讓他八十二年來從沒忘記,又特別敬佩的那個端著槍死在村邊菜園里的紅軍戰士,他認為他是一個死都不倒威的紅軍戰士。

  多年來,他對采訪的人講到光華鋪阻擊戰的事,開口就說“虎死不倒威,那個紅軍不倒中國紅軍的威風!是個死也不倒威的紅軍!”“紅軍死也不倒威”這句話幾乎成了劉老講述紅軍英雄故事的口頭禪。

  采訪劉發育老人,聽他講述八十二年前紅軍血與火的英勇故事,心靈受到一次前所未有的沖擊,靈魂似乎被紅軍先烈的碧血和精神施行了一次洗禮。我想到:中國革命的勝利來之不易!新中國的建立不容易!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站起來,又到富起來,不容易!

  而這一切的獲得,這所有的成就,都源于八十二年前浴血奮戰的中國工農紅軍,在“不為勝利者,即為戰敗者。勝負關全局。”(朱德給林彪、聶榮臻的電報語)萬分危急的時刻,用生命鋪成的那條血路。
 
 
  張 震、楊成武、張宗遜將軍的題詞
 
  如果沒有湘江之戰那條血路,也就不會見到遵義會議那一縷曙光;如果沒有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革命的遵義會議,也就沒有中國革命的勝利和新中國的建立。
 
  湘江之戰,到底死傷多少紅軍將士,不得而知,只知道中央紅軍從江西瑞金出發時的八萬多人,經湘江血戰之后,銳減到不足三萬人。
 
  光華鋪阻擊戰,犧牲的紅軍將士400余人,絕大部分紅軍烈士的尸骨不知所終,而今只知光華鋪碗塘嶺廢棄的煤窯洞里,放進了在張家嶺搶奪戰中犧牲在老屋場村旁枯冮里和村邊的12個紅軍戰士。
 
 
  張愛萍、王 平、陳 靖等將軍的題詞
 
  據說,在腳山鋪戰場,平生極少流淚的林彪,當時望著滿山遍野的灰色尸體,淚如泉涌。
 
  而在全州湘江轉彎處的岳王塘,上游漂下來的紅軍尸體,密密麻麻的,一眼望去,湘江就是灰色的。難怪桂北一帶有“三年不飲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魚”之說。
 
  由此可見,紅軍長征途中攸關生死存亡的湘江之戰,是何等的慘烈、悲壯!
 
  我們懷著極其沉重的心情來到光華鋪的烈士陵園,正巧碰上老屋場村來整修陵園前庭場地的劉章明老人。劉老73歲,身體硬朗,樸實健談。提到光華鋪紅軍的事,他就說,“在老屋場村邊打死的那十多個紅軍,是在國民黨的兵走了以后,村里的人抬到這里埋的。以前是我房屬爹爹的一口煤窯龍口,沒有挖出煤來,就沒用了。這里的地名,以前喊‘三十六步’,好陡的。后來修馬路挖平了。”

  劉老還告訴我們,這些紅軍的事,是他滿滿(叔叔)劉干連告訴他的。而他滿滿(叔叔)又是聽他老桿子(父親)劉尊山講的。當時,那些紅軍死在那里沒人管,劉尊山就和村里的人出了些谷子,喊人把那些紅軍抬到三十六步這個地方的窯口里埋了。
 
 
著名作家魏巍寫紅軍長征的長篇小說《地球的紅飄帶》碑記

  聽了劉老的講述,我們心里踏實了一些,近幾天先后采訪老屋場村兩位老人,他們所講大致相同,具有可信度。特別有兩點信息是相同的。一是犧牲在老屋場村旁那些紅軍戰士埋葬在碗塘嶺上的煤窯洞里(就是光華鋪烈士陵園處);二是那些犧牲的紅軍戰士是老屋村民眾湊谷子掩埋的。

  在當時“剿滅”“共匪”的白色恐怖的惡劣環境下,老屋村的民眾能行如此大義之舉,實在值得稱道!特別是村里那六個10歲左右的兒童,連續三天清晨去偷偷看望受傷的紅軍,還扶著傷員的后腦喂水,實在是可敬可愛!

  革命戰爭年代,山東沂蒙山根據地有紅嫂用乳汁搶救紅軍傷員,成為革命史中的佳話,廣西興安老屋場村的兒童,給受傷紅軍喂水,也是難能可貴的壯舉!

  采訪完劉明章老人,老陽說:“我們采花去!”

  本想采一束火紅火紅的燈籠花,它象征黨旗和五星紅旗是先烈的鮮血染成的,但樹太高,無法攀摘,只好采了些山邊野地星星點點的紫紅色小花。而它也同樣有著特殊寓意:紅軍先烈的生命是永恒的,他們當年血戰光華鋪灑下的鮮血,化作漫山遍野的鮮花,裝點著桂北大地。

  沒想到老陽來之前就早有準備,他還帶了一瓶來自革命老區福建的礦泉水,說是前不久福建龍巖市組織的“重走長征路”活動團隊在湘江戰役烈士碑園送的,并帶著一袋興安本地的特產蜜橘。

  我們將扎好的花束、水和蜜橘恭恭敬敬地奉放在烈士墓前,并三鞠躬,以此表達我們對紅軍先烈的崇敬和緬懷。
 
 
光華鋪紅軍烈士墓
 
  我們無緣給當年受傷紅軍戰士送上一碗水,而今我們獻上來自紅軍戰士家鄉的泉水,以慰藉他們久離家鄉焦渴的心;我們無力為長眠光華鋪熱土中的紅軍烈士做點什么,但我們獻上家鄉水果和親手采集的鮮花,就是獻上我們內心對紅軍烈士永恒的懷念。◤V西興安縣 唐高飛/文 陽著文/圖)

 
(責編:林睿)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