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文化 > 歷史 >

心中那盞不滅的燈

時間:2016-11-30 18:48:24來源:廣西城鄉資訊網 瀏覽量:

□ 楊福亮

  拜謁你,是歷史的必然。

  春日的一天,當我們虔誠地站在“進軍和田紀念碑”前默默致敬的時候,風在兵團第十四師四十七團高高的白楊樹梢上贊嘆,云朵在空中凝滿思念。

  幾個同來的朋友要在碑前留影,他們都是在這個團長大的孩子,這里有他們無法磨滅的記憶。我也擠在他們中間,因為我的童年、青年時代是被兵團的那種精神感染著,帶著同樣的崇敬和思念,我們緊緊地靠在一起。

  在照相機閃光的瞬間,我似乎看見如血的夕陽下,一面軍旗在浩瀚的沙海里飄揚,無數不屈的身影在艱難地跋涉;我又似乎看見盒子槍射出的槍彈呼嘯著為舊王朝畫上句號,犁深深地插進戈壁荒原,耕種出無邊無垠的翠綠……

  我心中的那盞燈被點燃了,溫暖卻又很遙遠……

  是老兵的述說撥亮了燈芯,讓逝去的故事變得清晰。

QQͼƬ20161130181444.jpg

王傳德講光榮傳統

  九個可親可敬的老兵哦,他們當中有三位是當年徒步橫穿塔克拉瑪干大沙漠近兩千名官兵中僅存的幾位,最年長的九十四歲,最年輕的也已八十六歲了。歲月的風霜雪雨已經把他們雕琢成紀念碑上那一尊尊活化石般的塑像。然而,他們卻活著,頑強地活著!

  活著的意義,就是為了向后人講述那個被紀念碑紀念著的故事。——那是這片土地上最深刻,最輝煌的的記憶!

  四十七團的前身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一兵團二軍步兵五師十五團。這是一支經受過革命戰火錘煉的英雄部隊!這是一個戰功赫赫的鐵血師團!

  老兵楊世福風趣地說著順口溜:“建軍井岡山,成長南泥灣,保衛延安,南下北返,兵出嘉峪關,西進戈壁灘……”。

  那燈一樣閃亮的故事就定格在1949年12月5日,十五團的官兵由酒泉出發,經哈密,過黑戈壁,越天山,穿鐵門關,徒步行軍數千里,到達阿克蘇。部隊早已疲憊不堪了,就在正欲休整的時候,一團烏云夾著悶雷從昆侖山下飄來:——駐扎在和田的國民黨軍表面接受和平起義,暗地里卻勾結當地和境外反動勢力意圖武裝暴亂!

  軍情緊急,刻不容緩!團長蔣玉和當機立斷,親帥80名先遣隊乘坐僅有的幾輛卡車先期出發,其余官兵由政委黃城率領火速馳援。——馳援的路線,竟然選擇了橫穿塔克拉瑪干!

  這是史無前例的行軍!

  這是人類挑戰死亡之海的巔峰對決!

  “忘不了喲,忘不了!行軍就好像在昨天!”幾個老兵都這么說!

QQͼƬ20161130181426.jpg

1949年12月5日以17天時間徒步1500余里橫穿塔克拉瑪干沙漠

  “從酒泉走到阿克蘇我的腳也沒事,走沙漠就不行了,沙子又松又軟,每一步都陷得很深,鞋里灌滿了沙子,腿沉重的像是戴了腳鐐。腳被擠得又漲又疼,不到兩天,就打了兩個血泡!只得光腳丫子走。”

  “什么?寒冬12月,光著腳走?!”同來的女記者睜大眼睛,驚叫起來!

  老兵王懷德平靜地笑了:“剛開始腳凍得像針扎一樣,走著走著就覺不著(冷)了,還發熱哩。”

  我心里的那盞燈爆了好大的一個燈花!

  “最難熬的是喝不上水,那個渴喲!”老兵王懷德感嘆地說:“我們走到第七天,斷水了。連著兩天沒喝到一滴水,窩窩馕干得咬不動,嘴唇裂開口子,流著血。就那樣,我們誰也沒發牢騷,只是忍著,忍著,向前走!向前走!”

  “忍著”是意志,“向前走”是信念!又有什么能比信念加意志更能戰無不勝的呢?

  “大沙漠里的龍卷風太可怕了。走著走著,天氣突變,沙塵暴就來了,根本無法辨別方位。每逢這種時候,我們就三四個人圍在一起,趴在沙地上,用被子蒙住頭,唯恐走散。就那樣,我們還是犧牲了一個同志。”王懷德顯得很傷感。

  “他是誰?叫什么名字?”又一位同行者抓住時機發問。

  “李明。”老兵喊出了那個又在他心中活了六十多年戰友的名字,接著沉痛地講述了那位烈士犧牲的經過。

  我心中的那盞燈在風中搖曳起來,頑強地亮著。

  我似乎看見這樣的畫面——沙塵暴像萬馬奔騰般席卷而來,瞬間,天地之間被刺耳的風嘯和舞動的沙粒填塞得滿滿當當。那是一場不知蟄伏了多少年的黑色風暴,它窮兇極惡地俯沖過來,毫不費力地就把一名戰士吹得離開隊伍。沙漠像大盜一樣撕扯他,揉煎他,最后張開血盆大嘴把他吞噬。那名戰士用盡生命的最后力氣,高聲喊著戰友的名字,喊著,喊著,直到呼喊被暴風湮沒在沙海的深處……

  聽到這里,大家沉默著,心被沉痛緊緊地包圍著。是在默哀,是在悼念!我敢肯定,此時大家的腦海里一定演繹著狂風中奔跑的身影和那面獵獵作響的戰旗!

  一個消息傳播著不安,敵人已經蠢蠢欲動了。“團長把機槍都架在和田城的北門上了,80名戰友的生命受到威脅,軍情迫在眉睫!我們急了,不顧一切地向前走,不停地走,不停地走,走!走!走!一天一夜急行軍240多里 。”

  “多少?240多里?怎么可能!”大家都很疑惑。

  其實,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才叫奇跡!

QQͼƬ20161130181435.jpg

王傳德:男,漢族,安徽毫縣人,生于1929年,1948年入伍,1957年入黨曾徒步橫穿塔克拉瑪干大沙漠解放和田,離休前任47團副連長

  當老鄉們打著手鼓,吹著嗩吶迎接這支天兵天將時,都驚得呆了——這是一只什么樣的隊伍喲!一個個紅著雙眼,嘴唇咧著口子,光著腳,卻步伐整齊。老阿娜們心痛地流下了淚水。

  解放軍一兵團二軍步兵五師十五團晝夜行軍15天,行程750公里,戰勝了死亡之海——塔克拉瑪干大沙漠,到達和田。難怪解放軍總部的嘉獎令這樣寫:“創造了史無前例的行軍速度”。

  60多年過去了,如今參加過這次行軍的絕大部分戰士都躺在一個叫“三八線”的地方。

QQͼƬ20161130181431.jpg

張遠發:男,漢,生于1922年,四川南部人,1948年參加革命,機槍手,曾徒步橫穿塔克拉瑪干沙漠進軍和田,離休前任四十七團工人
 

  太陽將落時我們的采訪暫告結束。之后,我們去“三八線”悼祭這個生與死的分界線。那是一處占地200多畝的墓地,它像一座亡故的軍營,整齊而又一片寂靜;牟葺螺聡@在每一座墳的四周,看不見鮮花,只有花環的脛骨執拗地躺在那里,述說著曾經的思念。

  “三八線”睡著了,只有那些英靈永遠醒著。

  我們在心里默默地和英靈們交談。我聽見手表“嘀嗒嘀嗒”地做響,那是時間的腳步聲。我想,時間把經過的一切都無情地推進墳塋里,只有故事永遠和它同行!

  只要故事不被遺忘,我心中的那盞燈就永遠地亮著……
 

(責編:林睿)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 云南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软件下载 吉林吉祥棋牌小鸡飞蛋 龙湖配资 江西时时彩单走势图 福彩湖北快3走势图和跨度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 国内十大期货配资公司 王中王马老师平特一肖 娱乐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