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文化 > 歷史 >

聽界首鎮92歲老人馬有益講紅軍過湘江故事

時間:2016-09-30 19:45:01來源:廣西城鄉資訊網 瀏覽量:


界首湘江大橋

  9月20日下午,筆者與興安縣紅色文化研究會、文化旅游廣播電視體育局、《靈渠》雜志等單位的幾位同志,聽了界首鎮老屋場村劉發育老人講述光華鋪阻擊戰的故事后,前往界首鎮古街拜訪馬有益老人,并聽他講述了當年紅軍在界首渡口過湘江的故事。

  馬有益老人今年已92歲,他坐在竹躺椅上,身穿二長褲和藍背心,左手戴一塊手表,腳穿一雙解放鞋。寬厚的臉龐,雖然散布著許多悠悠歲月的老年斑,但微短的白發、突出的眉宇及微微下垂的壽星眉,顯出劉老的身體還硬朗,精神狀態尚佳。

  屋內的陳設,除了一臺二十多寸的平板液晶電視時新點外,其它的家什都較陳舊。特別是靠墻的那些木柜桌幾,一看便知是百年以上的“古董”。后屋殘舊的板梯,也足見這是百年老屋了。有意思的是,屋內懸掛著兩三個用布遮罩著的鳥籠,由此可見,馬老的生活還蠻有情趣的。

  馬老坐在竹躺椅上,神情自然,用手比劃著,聲音洪亮,如數家珍地向我們講述了1934年11月底紅軍在界首過湘江的往事……
 


馬有益老人在講述紅軍長征在界首過湘江的往事

  我那時才10歲,紅軍來的時候是九、十月左右(陽歷則為11月),紅軍來了蠻多人,那些人都是穿便衣的。開始曉不得他們是什么人,一聽口音,才曉得他們是外地人。后來,他們又在戲臺子那邊開會,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紅軍是窮人的隊伍,不要怕。他們還在街上寫過好多標語,那時我還小,認不得字,寫點什么我也曉不得。

  紅軍來之前,國民黨搞過些報紙來,講紅軍是來殺人放火的,趕快跑!這樣,街上那些有錢人就赫(嚇)得跑了,剩下的盡是些窮人。

  那些紅軍蠻好呢!他們把那些有錢人家的豬殺了分給窮人吃,也是在那戲臺子那里分的,我們家也分得了一塊肉。

  紅軍那些人來架橋,是借老百姓的門板搭浮橋的。他們做得蠻好呢!講秩序(意思是不亂拿老百姓東西),門板都是做過標號的,用完了還得還回來。

  我們家的門沒取克(去),有些紅軍到我們屋里頭住,就拆起門板開鋪。來了好幾起呢!搭橋用的那些門板,多數都是那些跑走的有錢人家房子的門板,窮人家的用得少點。

  紅軍架橋,還在街上請了些木工幫忙。橋是用船搭起來的,那時還沒得火車,水又走得快,是用船的。界首當時有蠻多的船,紅軍就用船來搭橋啰!

  那橋架好了,紅軍就接二連三地過橋。那些紅軍好遭孽(艱苦、困苦)穿得破破爛爛的,多數人腳穿草把子(草鞋),有些穿鞋子的也是蠻破爛的。拿槍的人不多,好多人是拿刀槍耙棍的。

  白天那些國民黨的飛機來炸,丟的炸彈還把一座房子的角那(墻角)炸克(去)了。為了擺脫國民黨軍隊的追堵,紅軍不得不連夜趕路。夜晚好墨黑,紅軍又沒得電筒,就搞起那竹子做起槁把,沾上油點著槁把火過。好多的人哦,連夜扯線(連續不斷)路過。

  蠻險的啵,上界首那頭(指界首上游光華鋪地段)噼里啪啦地在打仗,紅軍差不多過了個把星期(馬老印象有五六天,他是從11月27日紅軍占領界首渡口算起,至12月1日中午紅軍隊伍基本過完的幾天時間)。
 


湘江戰役指揮部“紅軍堂”

  那個浮橋架好以后,只準紅軍過,不給老百姓過的。聽說朱德在那三官堂里頭,外頭是站了崗的,哪個就不給走過克(去),我們只站在很遠的地方看。白天看不到好多人,夜晚就人多了,扯線路過!

  那時,我還小,不懂什么事,只曉得那些紅軍都蠻好,講秩序,不亂拿老百姓的東西。我們給東西給他們吃,他們不要,反而給東西給我們吃。還給我們街上的人挑水掃地。借克(去)那些門板,都還回克(去)了。搞壞了的,就填錢。老百姓不要票子,紅軍就給毫子(銀元)給銅錢。

  我們家是從全州過來做點賣花生之類的小生意,住在界首的黃龍街,離三官堂沒好遠,還挨到界首渡口,所以才看得到紅軍搭橋過江那些事,街上蠻多人都曉得,不過那些人都走(過世)得差不多了。

  紅軍過湘江的事,好多人來問過我。我耳朵不行了,你們講話我不大聽得見了。
 


界首鎮騎樓古街

  我們在采訪馬老過程中,確實是比較難交流,問他的問題,要很大聲地問,他才聽得清一些,有時還答非所問,但他所講的,從沒脫離紅軍的話題。他講述得最多的,就是紅軍過江時的“打槁把火”、“扯線路過”、“講秩序,不亂拿老百姓的東西”這幾句話。

  一個92歲高壽的老人,耳朵不大聽得見了,盡管與人交流也不太順暢,但他講述八十二年前紅軍的事,卻是清清楚楚,連一些細節也能講得出來?梢,當年紅軍在界首過湘江時,他所見過的人和事,在他心里的印象是多么深刻!

  他對紅軍的情感和評價,我們從他那一口濃重的全州口音中,也可以聽得出——

  “紅軍講秩序(方言音qi xu),是好神(人)!”

  得民心者,得天下。當年紅軍過湘江,劫后逢生,除了紅軍將士的浴血奮戰之外,嚴格執行愛民紀律,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廣西興安縣 唐高飛/文 陽著文/圖)
 

 
(責編:林睿)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