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文化 > 風俗 >

三江縣侗鄉鳥俗閑情

時間:2017-03-07 13:44:45來源:廣西改革網 瀏覽量:
  站在白云繚繞的“三省坡”,極目向四周一望,只見湘桂黔邊境地帶的侗鄉,水復山重,林海茫茫,野果飄香,鳥趣盎然。侗家山寨如同星羅棋布的小島,散布在滔滔綠海之中。身居綠色寶庫的侗鄉人民世世代代對百鳥有著深厚的感情,他們把鳥視為生活的伴侶,形成養鳥成風,愛鳥如寶的習俗。
 
  侗家愛鳥,由來已久。據說,古時候侗族部落的侗家一直把鳥看作是吉祥、幸福的化身。作為侗族的原始民間法律--“侗款”中嚴格規定,禁止砍伐村寨的風水林,不準掏樹上的鳥窩,違者要受到譴責懲罰。由此至今侗族還繼承這個傳統美德。聰明的侗族人為給鳥提供創造條件,房前屋后都栽上了風景樹,讓鳥來做窩,難怪侗鄉許多人家有鳥槍,但都不在寨內打鳥。哪怕是被認為最不吉祥的貓頭鷹,也不輕易傷害,即使是偷食谷米,整天吵吵嚷嚷的麻雀,他們也認為能使村寨熱鬧,因而聽任它們在林間鳴噪。至于對那些給農業生產帶來“信息”的布谷鳥、陽雀讓它自然捉蟲覓食。對情態逼真,音調多變,韻味雋永,能唱愛跳善斗的畫眉鳥,則更是愛如珍寶。清晨,雄雞領唱,百鳥和鳴此伏彼起,真是好聽動人,形成一曲奇特的侗鄉山寨田園交響樂,把山里人從沉睡中喚醒。出工路上,侗家男子盡管肩挑重擔,翻山爬坡,但手中卻提著鳥籠;偶遇刮風下雨,過河跨澗,寧可自己挨淋受苦,那心愛的鳥籠總是“平安無恙”。哪怕下田干活再累,那些男子漢們也要鉆到樹林、草叢或地畔為鳥尋找美餐--捉捉小蟲,把鳥喂飽了,將鳥籠高高掛在樹梢上,小伙子吹起木葉,嘹著口哨或哼著侗鄉小調,逗鳥歡叫實在是一種絕妙的享受。
 
  “近山識鳥音”。傍水依山的侗家棲居山林,開窗聞鳥鳴,出門見飛鳥,這里的人熟悉各種鳥的聲音,他們能夠在口技、侗笛、琵琶、牛腿琴、蘆笙、嗩吶中逼真的模仿出來,使你真假難辨。甚至連羅漢(小伙子)和姑娘約會,也常用鳥鳴作為聯系的信號吶。在三江侗鄉,養鳥成風,愛鳥如寶,遛鳥成趣。如果你有一個精巧別致黃銅鉤子的金漆鳥籠,不知有多少人會向你投以羨慕的眼光。這種鳥籠是用上等細竹編成,籠子外面圍上漂亮的金絲絨,蒙上精心挑繡的侗錦帕。細心人會看得出來,這是侗家姑娘送給情人的定情錦帕,有的上面還繡著情人的名字呢。侗家那些愛鳥入迷的人,平時寧可自己省吃儉用,對自己的鳥卻慷慨大方。雞蛋炒小米、糯禾是鳥的家常便飯,隔一些日子還要搞些田螺肉、蚌殼肉上等飼料給鳥“改善生活”。有的冒險去捕捉毒蛇,取蛇膽浸米喂鳥,據說吃了蛇膽,鳥的眼睛會更加明亮,叫聲更加清脆悅耳。要是哪家養了一只既能唱又勇于善斗的“鳥王”,在村寨眾人面前的那股神氣勁兒就別提啦。有人為得到一只“鳥王”,不惜重金或以上等油茶、糯谷和鯉魚作為交換。
 
  斗鳥是侗鄉人民喜愛的一種娛樂活動,斗鳥場一般設在人口密集的地方舉行,每逢佳節或趕場日子,神采奕奕的人們身著盛裝,手提紅漆光亮的鳥籠,從方圓百十里地云集歌場,選擇大樹下的一塊空曠草地擺開陣勢,這時人聲鼎沸,鳥鳴、歌聲和四周的笑聲融成一片。斗鳥的活動一開始,圍觀的人都緊張、興奮起來。只見兩個籠子口對口,欄門一篾條一抽開,兩只雄畫眉鳥雙眼圓瞪,你攻我守地便斗開了,圍觀者興高采烈,伸長脖子、踮起腳跟,邊看邊叫喊助威:“加油斗呀!狠狠斗呀!”不到一袋的工夫,場上一陣歡呼,樂趣無窮,這是祝賀一只鳥獲勝了,這樣一對一對的輪番上陣比試高底,最后決定出“鳥王”。那份恭維神氣勁不亞于眾星捧月的味道,當主人捧著“鳥王”回到寨里,那趾高氣昂的派頭真不亞于凱旋歸來的英雄豪杰。更有趣的是,還聽說以鳥為媒結“親家”的事哩。開始雙方是對手,互相斗鳥、談鳥、看鳥、相鳥,因為志趣相投、交往日深,情投意合,最后竟結為“兒女親家”。
 
  侗家愛鳥、養鳥的習俗,久已滲透到生活的各個方面。每當修建雄偉的鼓樓、壯麗的風雨橋、別致的涼亭和幽雅的吊腳樓,往往要請最好的匠人來畫鳥雕鳳,極富詩情畫意,供來往行人盡情觀賞。特別反映比較明顯的侗家女服裝都繡有鳥。銀器、壁畫,甚至神龕上都飾有鳥的形象;結婚辦喜事,姑娘喜歡用紅紙剪對鴛鴦或喜鵲貼在窗子上;送葬要扎只仙鶴安放在棺木上;在演唱有名的侗族大歌和跳蘆笙舞時,都少不了模仿鳥的叫聲,形象地表演鳥動作,活靈活現,形態逼真,楚楚動人,舞姿生動有趣。鳥帶給人類生活許多歡樂,它是生態平衡中的有功之臣。那些寓意深刻,饒有情趣的口頭故事和口頭傳說里,頌揚著說不完的美好的化身--鳥的故事。大自然充滿美的音符,護鳥、愛鳥是人類文明的行動。(姚老庚)
 
 
(責編:林睿)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