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文化 > 傳說 >

過山瑤與“狗頭王”之幾種版本傳說

時間:2017-07-26 18:38:09來源:廣西改革網 瀏覽量:
  在舊中國,瑤民由于不堪忍受統治者的岐視與壓迫,舉家躲進大山之中,過著游耕游居的艱辛日子,被稱為“過山瑤”。在遙遠的古代,瑤族居處所在地都有比較大的祖廟,大都在正中的位置擺放著盤瓠神像。過山瑤仍對狗給予很高的禮遇。必背公坑等地的瑤民,自己所眷養的狗死后,會將狗用杉樹皮或稻草包實,象人一樣給予土葬。不知從何時起,禁吃狗肉已成了瑤族一個不成文的法典。為什么看似普通的狗,但在乳源等地過山瑤的眼里,卻有著如此高的威望,且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瑤族一直流傳著“禁吃狗肉”等種種傳說呢?
     
  《后漢書》卷86《南蠻西南夷列傳》記瑤族先民盤瓠神話之說,且《風俗演義》《搜神記》《晉書》等歷史文獻中都有記載,瑤族民間流傳的《過山榜》中也有記載。收藏于各瑤族地區的《評王劵牒》或《過山榜》都有類似的記載,各地瑤族也有類似的傳說。藏于廣西龍勝瑤族民間的《評皇券牒》就記載說:“評皇券牒,其來遠矣,幦烁,即系龍犬出身。”其盤瑤傳說:盤王是一只有功于國家的“龍犬”。因咬殺了叛亂的紫王(或稱高王),得以同評王三公主婚配,生育6男6女。評王封他們為十二姓,從此子孫繁衍,便是現在的盤瑤。如湖南江華瑤族傳說:宋朝景定元年,高王叛亂,平王下令懸賞平叛之人,承諾“有能得高王頭者,以宮女配之,封以官爵”。平王之犬盤瓠,游水入高王宮殿,乘高王喝醉時,咬死高王,背其頭而歸。平王以宮女配之,生下6男6女,各賜“盤、沈、包、黃、李、鄧、周、趙、胡、雷、唐、馮”十二姓,便是現在的十二瑤人。所有的文獻記載和民間傳說,就其本質來說,都是圖騰神話傳說,這就是過山瑤崇拜狗頭王(盤瓠大王)、禁止一切侮辱家犬等不良行為,禁吃狗肉等歷史傳說的因由。
      
  乳源等地瑤族的傳說,在遙遠的古代,評王與高王互相征戰,打了幾年均未分勝負。由于高王居住的地方乃是三面環水的三角洲之地,土地肥沃、糧豐人盛。在后來的幾場戰爭中,高王漸漸勝過評王,加上評王的數名虎將均被高王設計謀殺,一時間評王國內危機四伏,高王一連幾次挑戰,評王均沒有將領敢帶兵應戰。無奈之下,評王命人貼出文榜并當著文武百官的面許諾:“誰要是敢帶兵應戰,并把高王的首級砍來,本王就將三公主下嫁與他”。幾次重復征召,均沒有戰將應征。正當評王感到氣數已盡,末日來臨之時,平時緊跟自己左右,高大威猛的皇宮右護衛犬——盤護(瓠)嘴上叼著皇榜跳將前來,放下皇榜后汪汪直叫,宮內一片嘩然,評王更是不知其所以然。愛犬連叫幾次后,又跑出去咬住評王三公主的衣裙不放,評王聽報幡然醒悟,不禁自言自語地問道:盤瓠,你真能夠打敗高王?盤瓠汪汪連叫數聲。評王雖不相信龍犬盤瓠會打仗,但盤瓠身長數尺,高大威猛,眼下無人,也只得一試。于是將令旗擲于地下,并下令給盤瓠以百味美食,食罷,帶領文武眾臣將盤瓠送出宮外。一出宮外,盤瓠捷足如飛,不久即消失在波滔洶涌的茫茫大海之中,游了七天七夜之后,在第七天早上天剛蒙蒙亮就踏上高王的國界,直奔高王城墻。不多時,遇上高王帶著手下在城墻上巡游。卻說高王與評王打仗數載,早已熟悉跟隨評王左右的龍犬盤瓠,此時見盤瓠直身投來,不禁喜不自禁,笑曰:大國評王有此龍犬,不能畜此(養)之,今來投我國,汝必定敗國也。并說有古人云:豬來貧、狗來富,異物進朝而國必盛。勝(朕)能畜此,是本國興邦之征兆也。于是下令開城門引盤瓠入宮,賜以美味,愛惜如珠寶,每當坐朝,均令宮女加以特別的護理。不出幾天,龍犬即與高王混得爛熟,高王經常帶著盤瓠游賞百花行宮。
     
  有一天高王酒醉不醒,盤瓠思念公主心切決定咬殺高王以報評王之恩。于是用鋼牙猛咬高王截取高王頭級,復游大海,飛奔回朝,復臥評皇宮前。評王聽報大喜,舉國宴三天三夜以慶賀高王被殺、國土之安。同時對盤瓠大加封賞,可盤瓠不依,多次當眾死咬評王三公主衣裙不放。評王不悅,并大聲訓斥盤瓠,臉上盡是難色。此時三公主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心想,反正盤瓠也不過是一條犬,嫁給它也不過做做樣子,又有什么難呢?倒是父皇在文武百官面前食言,失信于民,這可是一件大事。于是當即悄悄向父皇進言說:“父皇言既已出,不可收也,食之于人,可失天下之大事也。且盤瓠只是一條龍犬,做做樣子又何妨。”評王見自己的女兒如此通情達理,更感到難為情。但為不失信于天下,評王只得按公文的意思,當眾許諾將三公主下嫁給盤瓠。此話一出堂下嘩然,此后盤瓠與三公主便形影不離。正當評王費盡心思思考如何挽回面子之時,奇跡再一次出現。原來盤瓠白天是一條殷勤的龍犬,夜晚下半更卻變成一個相貌英俊的美男兒,就連三公主自己都看呆了。驚喜之余,公主急忙悄悄告訴父皇和母親。起初誰也不相信,經過數次探實,評王此時才明白盤瓠為何能夠獵取高王首級,不禁大喜。認定盤瓠乃神靈之化身,再也不敢怠慢,不日即為女兒舉行了一場隆重而又特殊的婚禮。
     
  婚禮結束后,為;实圩饑,評王賞衣錦、白銀數車,兵丁、家奴、工匠過千,囑盤瓠領公主盾入深山,筑山而居。數年之后,生得六男六女,盤瓠也漸漸變成一個與常人無異的剽悍男兒。評王聽后大喜,特敕封六男六女為王瑤子孫,賜12姓,除長男隨父姓盤之外,其余依次為黃、包、李、沈、鄧、周、趙、胡、馮、雷、唐。并向天下13省31州發詔書一封,前王瑤子孫浮游天下,乃是助國之人,與圣分憂,任從擇山居住,準此給立。評王券牒,防身永遠,蠲免國稅夫役。
     
  天下一切山[場]田地,付與王瑤子孫耕[管]為業,營身活命,蠲免國稅夫役。不得需索侵害良瑤,永遠管山,刀耕火種。其大意是:“盤瓠子孫,因其先祖助國有功,凡上至三鍬之地,秋毫不犯,萬頃山林任由王瑤子孫耕種,永遠游山過海營業,描水成田,永無租稅,免身丁夫役。生耕葬死代源流,活命營身(生),庶民毋得涉占謀奪,官府不得科派需索。”這就是瑤民代代相傳的護身符——《評王券牒》的大意及傳說。
    
  于是,“蠻無徭役”“不供官稅”之語屢現于史書記載,至唐初《隋書》及較之稍早的《梁書》還出現了“莫徭”的稱謂,到了宋代,則有了“徭”這個流傳至近代的族稱?梢哉f,“徭”從“蠻”中被漢人特別辨認并記錄下來,離不開盤瓠神話中象征意味濃郁的“犬祖”敘事。當然,這類敘事絕非僅流于史書,還在瑤族過山系集團中口傳,甚而以文字形式留存于他們用以防身的文書《過山榜》。此后歷代皇朝每年均照前朝先皇下發相應的榜文,盡管形式千變萬化、榜文大小不一,但內容卻是大同小異,F全國各地瑤族保存的各種不同版本的《券牒》、《榜文》正是不同朝代、不同歷史階段的重要產物,他們都證明瑤族的先祖們為國家所作出的歷史貢獻,也記載了瑤族的源流、生產、生活等各個不同層次的內容。據說自從評王下發文告之后,王瑤子孫手持《評王券牒》代代得以平安生活,人丁興旺。這種恩賦一直到了金、元時期才遭到徹底的破壞,尤其是到了元朝中后期,統治階級不再將瑤族視為有功之民族,而是采取了大量的民族歧視政策,大量歧視性的稱謂也出現在元朝的官府文書中,對瑤、苗等少數民族的歧視和敵視在元、明時期達到了歷史的頂峰。
 
  瑤族崇拜圖騰神話傳說,在我國影響最大、流傳最廣、歷史最長的“人狗婚配”型犬祖神話,要算是《山海經》所載的盤瓠殺犬戎的神話,以及后來瑤族、畬族、苗族、黎族等民族崇信的盤瓠神話。盤王被瑤人奉為神靈,擁有庇佑其后人的靈力。就此世代延續,并且每過一定時間各宗房、成年人都要在規定的時間內聯族給予祭拜,3年一次或15年一次,規模之大,場面之熱烈實在是少有。這種活動一直延續到建國初。時至今日,對探討中華民族的形成,仍有積極意義。歷史真實可能是:盤瓠是以靈獒為圖騰的古老氏族畎夷,成為高辛氏的外戚。文獻或傳說中的犬封、盤王、狗皇等都是指盤瓠之族。從民俗的角度看,它不是單純的迷信活動,還有紀念、祭祀和契約的性質,反映了瑤胞格守諾言的美德,幾宀辉腹_承認這個本來屬于原始社會遺留下來的圖騰崇拜。他們祭祀始祖盤瓠的儀式也常常秘密進行。這也就是有關瑤族祭祖儀式歷來少有記載的原因。
    
  剪不斷,理還亂。隨著瑤族的不斷遷徙,和與其他民族的交流融合,盤瓠神話也隨之廣為流傳。在其他民族里也產生了同源變體的犬祖神話。清人李調元在記述我國古代廣越之交的瑤族人時說:“諸瑤率盤姓……以盤古為始祖,盤瓠為大宗。”越南境內的板瑤:“七月望日,祀其先狗頭王。”越南小板瑤的犬祖神話,直接傳承了盤瓠原型:“玉帝之女曰蕭德,一日出宮游獵,與一大犬性交。帝知其有孕,乃放逐至山中。后生下雙胞,一男一女……兄妹二人自配婚姻,子孫繁衍,為今日之蠻。”例如彝族、傈僳族、普米族、摩梭人的犬祖神話都受了盤瓠神話的影響。撇開大漢民族或早期受過封建迷信洗禮的人,對瑤族岐視、污蔑原素不說,在盤瓠犬祖神話的影響之下,我們不難理解,在瑤人的觀念中,“狗”與祖先“盤瓠”之間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構成了隱喻關系。本文提出的結論未必是唯一答案,但它卻提供了一個研究世界瑤族上古史的全新角度。(姚老庚)
 
 
(責編:林睿)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