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專題 > 八桂民歌 >

南寧文化:精彩盡在歷史拐點處

時間:2015-07-09 14:18:33來源:南寧日報 瀏覽量:

 
  象湖霞光?攝郎
 
  南寧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城市建置始于東晉大興元年,即公元318年,至今已有近1700年的歷史。南寧這片古老的土地上,早在大約4萬年以前的舊石器時代已有人類活動,在新石器時代的大約6000至1萬年前,已創造了堪稱奇跡的頂螄山文化。在漫長的歲月里,南寧創造了一系列光耀星空的文化傳奇。但是,也許是南寧過于低調,也許是南寧的風雨過于無情,也許南寧人對自己的過往太過于隨意不當回事,也許南寧太不懂得珍惜破壞太甚,南寧留下來的文化遺跡確實不多了,至少讓我們能直觀看到的文化遺跡已寥寥無幾,難怪常聽有人說南寧是一座只有歷史沒有文化的城市,這話聽起來未免讓人不是滋味,但也不能說全無道理,因為我們確實沒有多少有說服力的東西擺在人們面前,讓人們能直觀地感受到南寧文化的豐盈和燦爛。
 
  歷史的塵埃很厚,再璀璨閃耀的寶石沉埋日久,也會失去昔日的光彩。我們只能小心翼翼地撥去塵埃,捧起易碎的歷史殘片,用心拼接出南寧曾經的輝煌文化圖景。當一幅堪稱精湛的文化圖景展現在人們面前時,大家不由驚嘆:在每一次歷史的重要階段,南寧都以無與倫比的偉大創造,抒寫著南寧人不朽的傳奇,?南寧文化的精彩,其實盡在歷史的拐點處!南寧耀眼的文化圖景在中國的文化版圖上甚至在世界的文化版圖上,都能找到自己應有的位置。
 
  稻作文明的創造者
 
  近年來,通過考古學、民俗學、生命基因學等學科的研究,表明南寧是稻作文明的重要發源地,南寧壯族先民是稻作文明的偉大發明者。
 
  具有世界權威的科學雜志《自然》于2012年10月3日發表了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副院長韓斌所帶領的課題組與中國水稻研究所及日本國立遺傳所等單位合作的《水稻全基因組遺傳變異圖譜的構建及馴化起源》論文,證明分布于中國廣西的普通野生稻與栽培稻的親緣關系最近,表明廣西是最初的馴化地點。韓斌明確宣布這一地點就在南寧的周邊地區。
 
  著名壯學專家、中國稻作委員會主任梁庭望教授經過多年的研究,其關于中國人最早發明水稻人工栽培的論證及壯族是最早發明水稻人工栽培的民族之一的論證,在國內外引起重大的反響,多種報刊摘要刊載,新華社還就《栽培稻起源研究新證》一文向全世界發了專稿。關于水稻人工栽培的發明問題,爭論了近200年之久,然而這次新華社專稿向世界刊出后,停止了其爭議和反駁的現象。2004年在聯合國糧農組織舉辦的“世界糧食安全研討會上”,梁庭望為此事作報告,獲得中外100多位農業史專家(其中有62位外國專家)的贊同和認可。
 
  水稻栽培技術的發明,是1萬年前人類從原始動蕩的狩獵生活向農業耕作穩定生活過渡的重要標志,是人類發展的巨大進步,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開啟龍母文化之源
 
  龍母文化影響很廣,龍母文化是一種具有濃郁地方色彩的嶺南文化,在西江流域、珠江流域民間有很大的影響、享有崇高的地位,久負盛名。傳說龍母是西江流域的百越部族首領,生前為民治水,造福百姓。龍母信仰特別是在粵、港、澳地區較為廣泛。龍母文化所體現的是一種博愛的思想和以人為本、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理念。
 
  龍母文化的源頭在哪里?經過一批專家的深入調查研究,得出的結論是:原生態龍母文化的源頭就在南寧市的環大明山地區。龍母文化是母系社會向父系社會過渡時期產生的文化現象,表明南寧壯族先民是一個極富文化想象和文化創造的民族。
 
  閃耀千古的頂螄山文化
 
  這是從舊石器向新石器時代過渡時期,南寧人第一次華麗的轉身,這個文化類型與同時期的半坡氏族文化、河姆渡文化相比,毫不遜色。這反映了人類童年最高的創造力和想象力,他們制造的陶器古樸美觀,魚形蚌刀極具實用價值和象征意義,石斧、石錘體現了勞動者的生存智慧。與頂螄山遺址第二、第三期面貌相同或相近的文化遺存,在南寧地區分布廣泛,如邕寧長塘南寧豹子頭、橫縣西津、扶綏江西岸、扶綏敢造等,它們有共同的特征,所以依據考古學文化命名的原則,將以頂螄山遺址第二、第三期為代表的,集中分布在南寧及其附近地區,以貝丘遺址為特征的這一類遺存命名為頂螄山文化。該文化于1997年被確定為中國十大考古發現之一。
 
  照徹歷史天空的青銅之光
 
  1985年10月至1986年3月,南寧市文物管理委員會會同廣西文物工作隊、武鳴縣文物管理所對武鳴縣馬頭鄉的元龍坡、安等秧兩處古墓葬群進行考古發掘,發掘墓葬400多座,共出土青銅器約200件,同時出土制造青銅墻鐵壁器的石范一批。在出土的青銅器中,有王族祭祀禮器的牛首提梁卣,有精美的銅盤,大部分是具有嶺獨特風格的兵器。墓葬年代為商周至戰國時期。
 
  青銅時代是人類進入文化時代的重要標志,青銅器物具有質地堅韌、造型美觀、品質優良、耐于蝕磨的特點,人類進入青銅時代就意味著徹底告別了石器時代的原始落后的生產生活方式,是人類創造力的一次飛躍。元龍坡墓葬出土的青銅器及基鑄范,是廣西發現年代最早、數量最多的青銅器及用于鑄造青銅器的鑄范,表明南寧在商周時期已掌握了青銅冶鑄技術,其社會形態已進入青銅時代。南寧極具特色的青銅文化表明,南寧長期被認為是一個落后荒蠻之地是徹頭徹尾的偏見和誤解,南寧進入文明的門檻其實很早,幾乎與先進的中原文明無異。
 
  一個巔峰時代的縮影
 
 大唐盛世,一個峰巔王朝的背影遙遠而模糊,然而,在遠離中原的南疆南寧,卻留下了一串匪夷所思的巨人腳印,讓人們在一千年之后,仍能領略一個輝煌時代的光彩華章。讓我們走進南寧的“后花園”上林,走進一座神話般古老的城池,那就是聞名遐邇的智城遺址。在這里,我們看到了一個遙遠時代風光無限的輝煌。與時俱進的南寧,再次以自己獨樹一幟的風格給歷史留下了一連串感嘆號。壯族最古老的城池是位于上林縣的智城,最古老的碑刻是六合堅固大宅頌碑、智城碑,這是來自國各地的專家以及日本、越南、新西蘭澳大利亞等國專家共同考察后得出的結論。智城建于唐代貞觀年間,是時任澄洲(今上林縣)刺史韋厥的官衙。智城的獨特之處在于巧妙地利用三面環山的天然優勢,以山為城,堅固異常,全國罕見。
 
  六合堅固大宅頌碑為韋厥的后代韋敬辦刻于唐高宗永淳元年(682年),總共386個文字,由序、頌一首、詩一篇三部分組成。智城碑刻在智城谷口的石崖上,武則天萬歲通天二年(697年)由刺史韋敬一所撰,共1111個字,其中有幾個壯族土俗字,俗稱古壯字。兩塊古老的碑刻所體現出來的信息是:在1300多年前的唐代,南寧市上林縣已是上經濟文化相當發達的地方,而不是人們常說的蠻荒之地;壯漢文化密切交融;壯族文字古壯字在唐代已出現;壯族文人的書法藝術已達極高境界,壯族文人的文學造詣不亞于中原的文化水準。(覃愛國?梁肇佐)

 
(責編:藍藍)
           
二維碼
长虹彩票安卓 捕鱼大亨棋牌 幸运飞艇骗局 欧洲冠军杯2018赛程表 赚钱网络平台 幸运赛车投注 热门股票推荐 30选5玩法 豪利斗地主 湖北30选5中奖如何规则 今日短线股票推荐